末端加密的言語


如果你聽得懂敗犬的遠吠,這凹嗚之中,充滿著對於人類言語的鄙視,都內某所內的敗犬只能看電視,電視機先發聲,然後白癡,就會用嘲笑的口吻回應,一針見血毫不留情面子,不管是對語言遊戲有興趣,或者是純粹娛樂,都是佳作。

就像陽春白雪,沒有辦法進入系統的東西就是冗餘的訊息,嗯嗯,沒有伯樂,干里馬最佳的結局,頂多就是假裝下等牛肉來出售,敗犬的遠吠偶爾也會有鄰人回應他「幹恁娘」。

例如,進口狗屎的三大問題。

  1. 不要安全,也要安心。沒有辦法接受的,就算是符合標準,大家也不敢吃。
  2. 島國每年進口六百多億缺乏和協與疝液的食品,但是有什麼回饋嗎?
  3. 和協家園,怎麼能夠進口,有可能不和協的物品。

    <span>%d</span>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