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ivacy | The shielding for the capitalist


在路易十六被送上斷頭台之後,資本家,不想失去他的頭顱也不願意分享列祖列宗剝削眾人所積聚的龐大利益,該怎麼做呢?

君權神授和神在生活世界的代理人,已經纏鬥到同歸於盡,我無罪的原因既然可以經由自我宣告「因信稱義」,造成理由的轉向並且溯及既往。

行善或是多行不義,終究會被他人感知,總有一天,他人就是我的地獄,所以必須要用與創造出「不在場」,於是隱私權興起,為了捍衛隱私戴上面具的人群,己經不可能再一次起團结起來。

人和人分離,便是景觀中的井然有序,十誡之中,殺人,偷竊,姦淫,依然是罪行,但是膜拜偶像,卻在這個世界中被鼓勵。

歷代為了生存所製造所改良之物,一個一個變成神聖而不可碰觸之物。

從本來的王老先生有塊地,轉眼間,領主已永遠不在現場,因為隱私是一種權利,所以再也不知道,租金流向哪裡。

您的看法是 ?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