屋簷下~合乎經濟學的受精景觀F


遠在可以討論納碎是否合於當代的景觀之前,
遠在討論誰有責任,
又該由誰來判斷之前,
在成為受精卵之前,
我們很多無緣的兄弟,
就在廉價的驗孕試紙上,
反覆的被觀看檢視,記錄下來,分享出去。

宛如電影的毛片,
宛如熬夜趕工的程式碼首次嘗試運行,
身為物聯網的產品,
我們都曾被製造者詳細的自我檢驗著。

製造者在進行製造之前,
也必須被檢驗是否合於這個島嶼的既存景觀,
Nazi 的名字是絕口不提的,
可是NSDAP相關的意志依然被實踐著,
在PTT的O2版上,
在成家貸款的利息分類之上,
在他媽的所得替代率的法律中
反覆操演實踐。

殺生畢竟太過於明顯,
島上的先來的蕃仔和後來的自以為不是蕃仔的番仔達成共識,
要求一種更隱約,
更為有效的實踐,
從婚前開始清除那些不夠瘋癲的「未來的主人翁」。

結婚之前對另一半是否刀刺在背必須檢驗,
(至於是雞是鴨是犬,同性,異性,10,攻受或者不分,我們並不關心),
反正就是要付費,增進GDP ,同時被記錄在雲端即可。

確定懷孕之後更要定期的追蹤,
那東西是否合乎市場的出貨要求。

Advertisements

歡迎寫下您的看法 !!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