戒慎恐懼和下流老人的關聯性


如果先將下流老人當成必然的存在,假裝看不到這名詞跟改革或上天堂一樣,本身未定義,字面上早已經現包裝好,直接指向沒有人能證明那塊神聖谷地。

恐懼戒慎不只不足以拯救,我們先把言語中的催眠暗示或否決,回到肛門期,從二戰之後反省檢討加上那些老不修的半生漂流,加上水到渠成,土地上下的各種物質消耗殆盡。

為了保護國家的主體,我們對外各式各樣飛彈,對內有所有的影像都被監視器寫成日記,聲音跟身体的所有狀況更是被憂慮病症的領導人所一樣一樣幾乎下來,這樣栽培出來的植物人,自然非號成民意的詭異組織所解救,正如我們肛門的責任與判斷,管他下流老人或是賺食女人,社會的產物必然是社會是社會精打細算所預設的產物。
恐懼不致命,恰是是成因,那現象就是社會要的。

Advertisements

歡迎寫下您的看法 !!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