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神的宗教 / 當上帝告訴我是自由的主體,隨時可以選擇離開


假設隨機分配適用於這篇文章。

沒有任何真人來停留六秒,地球上無數的可運作的面板中,文章只出現過一次,同時間假設每個面板之後都有三個瀏覽器在運行,不管當時注視面板的自由人知道或不知道。

無數*3的匯流(Data,Content,木馬偷走的,預先為您所個人化的物件,不請自來的,無事也會登三寶殿的)之中,無人閱讀是無比正常的現象。

文字如果沒有人閱讀過,那打字的的過程絕對比最孤獨的性還要孤獨,手淫通常結束於射精,跟做愛後的動物感傷相比,一個人感傷更加悲涼。

那些不明物在按下送出之後,變成了:資訊,知識,signals,權力寄生在其上的那種有型或無形之詞或物,或者你喜歡稱他黴體通過妓者所製造的噪音,都可以。

往往都是標明定價的垃圾,或是自稱 open data 請您自行取用的 另一種垃圾。

而不幸的你看到的是第三種,就是這一篇,一個沒有金錢和廣告商供養的第三世界人種,在怠惰文化和不良基因的智障者的喃喃抱怨。

不幸的你在機率的捉弄之下,正如我遇見上帝一樣。

上帝的文學是美國式的,俗名為法律或是命令,主叫我去讀經,裡面的去權利義務無比詳盡,如果我覺得不爽,隨時可以Opt-out,離開是我的權利。

人,主體,所以有人抗議被沒有書面同意的注視或者被進入,是比所有重傷害更為嚴重的傷害,遠遠比斷手斷腳,甚至斷頭送命更加嚴重的傷害。

他們都是尼采,「殺不死他們的,只會讓他們壽命越來越長。」,他們是梅花,他們是中華民國。

宗教在鱸鰻的論述之中,不斷反覆的功能,就是把被二元對立的生活世界中,黑白兩道都不要的,因而被排除的人,有重返生活世界的可能。

當今的opt-out,已經不再是專屬於離開者,上帝的理念是合乎民主的,多數就是真理。

再過個幾年,我早晚會沒有體力履行簡單的「可重複性」的驗證,無法重現的命題,處置方式非常不錯,「Opt-Out」你辭職或是我或你,「Fire or Fuck」。

沒有第三種可能性。

我沒有看完翻開聖經,屁眼就能決定唯一選項就是按下同意,上帝有無數使徒,豐衣足食的鑽研法律和製造法律,在還沒有抽筋之前,就不斷的檢視,監控,檢查。

上帝打開伊甸園的大門,進入條件依循包容人類的多樣性和過程透明且正義,站在環保意識,環評技術的頂峰,伊甸園中的物種呈現一致性的平庸,「我們都是食人不吐骨」。

Advertisements

歡迎寫下您的看法 !!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