語言與人生


對於不一樣的文化,或許註定成為「終於悲哀的外國語」那般。

正如同所有關於「程序正義」的優先主張,十分明白的表示了法律本體的消亡,
裹屍布Shroud of Turin)之所以如此神聖,因為尼采。

shroud_of_turin_1898_poster

表象跟本體哪個重要?所有殘補型式的建構而成的行政體系,用實際的行為告訴子民,表象大於實際,就系統而言,立法者的存在,存在本身就是目的,最低生活費即使比最低工資高上二倍,並沒有不對。

因此,燒香拜佛,沒有燒香,自然表示後者的不存在,跟程序正義如出一轍。

看板存在與讓人瞭解,兩件事情應當作為獨立器官來理解。

2016102702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