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柯的嘆息


每次看到/聽到有人面朝國王叫喊著他和他也該有插隊的能力,也要在差序格局被囚禁,他們越是得意,傅柯的面容也就越哀傷,因為他終於也進入了沙特所無法離去的所在。

我進退兩難,因為我終於知所進退,在景觀園林之中,在人造大自然裡,所有動作都不再自然。

我在我的墳前冷笑著所謂的「人為財死」這個永遠迴向自己的無解問題,

整個島嶼拚了生命去保持加速度的平等,向上向下的命運,完成取決於天天連三拉三,精液淌乾的雙目之前。

<span>%d</span>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