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柯的嘆息


每次看到/聽到有人面朝國王叫喊著他和他也該有插隊的能力,也要在差序格局被囚禁,他們越是得意,傅柯的面容也就越哀傷,因為他終於也進入了沙特所無法離去的所在。

我進退兩難,因為我終於知所進退,在景觀園林之中,在人造大自然裡,所有動作都不再自然。

我在我的墳前冷笑著所謂的「人為財死」這個永遠迴向自己的無解問題,

整個島嶼拚了生命去保持加速度的平等,向上向下的命運,完成取決於天天連三拉三,精液淌乾的雙目之前。

您的看法是 ?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