終於悲哀的社會保險


基本上保險有兩種,

  1. 自己選擇的
  2. 違反自主的

但是保險的「正當性」卻是唯一的,因為三不五時就有倒霉的人,莫名其妙的被正義的光劍刺中,天道不仁慈,但是多數人對自己異常仁慈,大家都有可能中標,那我們能做的就是中標的損害降低。

中標即出險。

自找的保險,就是資本市場中,作為至高無上,硬挺無比的他者。

出險了,可能有張草蓆,至少不算曝屍。也可能有無微不至的御用醫療團隊。

不管你覺得值得不值得,雖然你的目的恰如立法者之精神,也恰恰如保單的設計,稅款減免始終是這場大劇至始至終的唯一角色。

什麽都能演,就是絕不能演到「雨天収傘」。

而全社會共謀的社會保險,更要使暴力謀財看似出師有名,「最低適足」因此被製造出來。

「最低適足」就像醫生以康復之期票,要求某人花錢住院,總得先準備一個,可以吃飯睡覺的地方,至少要比豬圈大。

但是處在環境保護意識形態之下,在節約資源的恐怖主義之中,一旦不幸中標,最需要全社會資源的「不適者」,跟本沒有能力進醫院。

不然就是精神力量要強大無比,抱持老子就是要吃霸王餐,才能走進去。

至於是不是能夠出來,完全沒有人知道答案。

Advertisements

歡迎寫下您的看法 !!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