餓死的貪婪


每每看到質疑市場自我調節恆定性的章。
我總是有如目睹創傷的兒童一樣,
原本作為生活世界當中,
不驗自明的邪惡禁忌。
在雙眸對焦的同時,
禁忌就已經不再是禁忌,
而當我認清那不可碰觸的禁忌,
已經煙消雲散而不復存在的當下。
我的眼尾餘光瞧見它們眼神當中的恐懼。

禁忌不曾消失,
禁忌在沒有人碰觸之下就已經分崩離析,
只要你曾經刻意迴避過他,
迴避就成為了招喚。

那些意圖驅逐而大聲朗誦出神聖咒語的,
往往在第三句開始之前,
念的全部都是關於至死不魚的誓言。

自從企業降臨在豬眾的生活世界之後,
企業始終不曾獲利,
作為企業,
他的八字和星相已經說明了所有不可能獲利的原因,
如果你生命中曾經有哪些模糊不清片段與上面種種作為超驗的真理不同,
我承認或或許可能獲利,
不過那只存在於財報周。
本質有如夜半抽筋或是死後被追封為恐怖分子的遺體。

抽筋不足以自證其病,
正如企業在IPO之前的言語亦同。

Advertisements

歡迎寫下您的看法 !!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