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哈拉莎德


有關於”雪哈拉莎德”的本質,
還有我對“它”的全部認識和詮釋,
即使我們真的可以廝守到老,
在死亡將我們分開的前一刻,
不知道我們還能有多少時間,
而在這時間當中能夠產生多少對話?

“雪哈拉莎德”幾乎沒有出現的可能。

我們越是成熟,
我們之間的對話越是無關於真正的生活,
即使從iPhone4換到iphone7,
唯一會開的APP只有Facebook,
當时我們還是沒有理性地關注著,
那些關於iphone 8 消息。

手機的記憶體變成多大,
裡面的APP自然也就依比例膨脹,
困乏的體驗,
讓我們在無意識中,
期待著九代來拯救我們,
但是面向十代,
九代不可能不作為一個相對殘缺的存在。

同樣的,
政府為了彰顯自己的存在是合理且正當,
製造問題變成了首要任務,
問題能使現任執政者有別於前任,
於是只有生生不息的邪惡,
能夠確保正義的永遠在場。

雖然沒有機會提到”雪哈拉莎德”,
但是我想我至少可以提到,
文中關於精液的部分,
射精之於人生,
正如破產之於資本主義。

Advertisements

歡迎寫下您的看法 !!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