駕馭意志力與背叛上帝 ~ 淺談 WillPower


彼此不同甚至互相對立概念,
絕大多數對於我這種十分隨便的智缺者而言,
那些為了區隔而被製造的界線,
分明就是吃飽太撐,
界線怎麼劃分都行,
對於一個生存空間已經被壓縮至零,
連狗都不如的類生物,
我對你的剩菜比妳的正義系統還有興趣。

可是一旦實體的劃地為王還不滿足,
還意圖侵蝕到智缺者意識型態的領域,
這無異於強迫藏獒默寫憲法,
強迫立法委員至少瞄過看過任期內七成的法案,
多樣性被超譯成男女比例,
連絕對不平等的「存在之鍊」都已經被拉斷。

不存在的東西,
連意淫都沒有可能,
卻能夠談到「平權」「性自主」「同工同軸」,
甚至還能「性自主」,
語言破碎之處,並不是無物存有,
言之無物同時也能口沫橫飛。

一本書創造出意志力,還創造了刻度,
畢竟地圖是正常又正確的存在,
只有當地圖表明自己是某個空間的縮影,
才會變得不正常。

同樣,
林逸涵如果是《 歷史之終結與最後一人》中的最後一人,
我應該不會認識他。

做出相同決定的人。
至少要有幾個前提:

  1. 「大腦依然持需消耗能量,意識到了絕望」
  2. 「社會用暴力迫使他建立了主體的幻覺(自我),而自我沒辦法接納這樣的自我存在」
  3. 神聖之人,不放過自己

最後一人很難成為神聖之人,
神聖之人萬一不喜歡神聖怎麼辦 ?
自由就如同規訓,難以逃避,
神聖無所不在。

如果你不相信最後的審判的存在,
那麼「不由得你自主的理性」的絕對暴力,
奉「意志力」的聖名背叛上帝,
正是理性和自主的實踐。

螢幕擷取畫面_101417_092633_AM

 

 

 

Advertisements

歡迎寫下您的看法 !!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