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抱歉」的資格


也許是十八年的時間太過於漫長,
長到了從村上春樹讀到了太宰治,
從後現代讀到了現代,

於是所有的不確定性和語言遊戲,
竟然當成了二元一次方程式來計算,
於是隨機值竟然會被變成了,
獨一無二的正解。

加上體內灌輸了被討厭的勇氣,
加上莫名其妙的主體感合併了基督教的原罪意識,
一旦開口說出了:
「生まれて、すみません」
「生而为人,我很抱歉」

這句話實在讓真正的人無言以對,

一朝馬死黃金盡

竟然還厚著臉皮不知羞恥的自稱自己是人?
還向掠食者道歉,
這點實在讓人難過。

如同金瓶梅開頭的:

 

只這酒色財氣四件中,惟有財色二者更為利害。怎見得他的利害?假如一個人到了那窮苦的田地,受盡無限凄涼,耐盡無端懊惱,晚來摸一摸米瓮,苦無隔宿之炊,早起看一看廚前,愧無半星煙火,妻子饑寒,一身凍餒,就是那粥飯尚且艱難,那討餘錢沽酒!更有一種可恨處,親朋白眼,面目寒酸,便是凌雲志氣,分外消磨,怎能夠與人爭氣!

沒錢非但不是活人,也沒資格當死人,
死人不用吃飯,

天天要吃東西的飲食成癮的吃喝蟲,
唉!!

螢幕擷取畫面_110917_124804_PM

您的看法是 ?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