殘障的社會生成



在三百年之前,
在日出日落的中間,
要往返臺北與高雄,
即使是全島最會跑步的人也沒有辦法。

今天,
絕大多數的人都做的到,
而且還能夠提出不少的方案,
高速公路或是高鐵,
看看你喜歡哪種方式。

類似的改變被歌頌為全體人類的勝利,
無法當天往返的,
必然不能被稱之為“人”。

這種殘疾,
是全民健康保險所不能治癒,
而且在科學與理性的言語之中,
更加顯露出個體的無能和絕望。

這樣的絕望是病態且有罪的,
生殺大權如果失去,
君王如何自異於死老百姓。

社會化的產品怎麽變成了不可教化,
被強制隔離於貨幣社會的,
怎麽可能不漸行漸遠。

Advertisements

歡迎寫下您的看法 !!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