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有凍死骨~兇手的多樣性


就像你所知道的啊,
分離是近代所有意識形態的核心,
要能做為差異的項目,
該項目必須源自辨識,
只要是可以指指點點的區分,
心裡面那位客人,
難免會觀顔察色,
作出來自於第三方的公正判斷。
這個人已經死了。
伊凡,伊里奇之死,
是個有名子的死,
死亡之前有人目送,
死亡之後有人哀悼,
因為死亡空下來的位子,
排隊的人很快的就接著上去。
伊凡,伊里奇最自豪的,
也是他老婆最尊敬的,
卻是他生活世界中最關緊要。
所謂的“公務”,
正是日復一日的再生産,
把本我消滅,
自我一再而再的,
苦於強迫症,
宛如上癮般做著同樣的事情,
沒有臉孔,占領了某個位置,
不得不成為專家。
中魔的專門家是這個海島上最美麗的風景,
而風景必然跟真實生活中的諸眾有所分離,
而正是這樣的分離,
使得數十個靈魂,聚合在一起。
明明就有陽光法案,
死者卻沒有辦法教化,
緊緊閉上葉綠體,

陽光法案拯救不了不懂光合作用的。

2018-01-13_07-32-19.jpg2018-01-13_07-32-50.jpg

Advertisements

歡迎寫下您的看法 !!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