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父的身影 ~ 存在和土地的分離


佛洛依德的圖騰與禁忌毫無疑問的是近代最經典的小說,
在齊克果表明自己是"那一個人"之後,
在尼采宣告上帝之死以後,
而家庭儼然取代了上帝(佛祖,或是其他。。。)
成了統治階級的神主牌位。

不變的是,
所有現實的存有(being)不斷的被掏空,
曾經是以主之名,
過渡到以父之名,
到現在變成了以不存在的下一代(未來)之名。

稅金變成了廣告費,
饑寒交迫的節約僅僅為了統治階級的精子和他的再生產。

 

 

您的看法是 ?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