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亡以外的可能性 ?


就像格雷伯所說:「我仍然必須強調,對一個真正的人來說,只是『活下來』而已一點也不夠。生命也不應該只是這樣而已。」

在法律有如癌症蔓延,
象徵暴力藉著愚蠢的分享,
無孔不入的不斷地告訴島嶼上的諸眾,
『社會』這個傳統理論上的生命共同體,
早已不復存在。

作為原子般自生自滅的每一個個體,
是這個島嶼上生活的的最小單位,
也是唯一的單位。

而這樣的單位在社群媒體無孔不入,
而且生活中全部的軌跡,
通通被「為了下一代」的理由而被記錄、
經由『為了保障您的安全』為理由,
透過『演算法的優化』,
而被完全不相關,不在乎,不需要而且不可能負責的他者所判讀。

如人飲水,冷暖自知,而且始終只有自己知道。

生活在這樣的島嶼之上,
如果發現所吃所喝的東西,
帶來的痛苦已經遠遠大於死亡,
如果一個個體實踐且窮盡了他全部所知道的路徑,
找不到擺脫這樣痛苦的空間,
除了所謂的『砍掉重練』,
白話一點就是『找死』之外,
這個島嶼是不是還存在著任何擺脫痛苦的可能性,
也就是希望可能發生的空間?

在島嶼的媒體不斷迴響著未來和下一代的時刻,
不斷的強調市場秩序的必要性之時,

每一個單位最好先問一問自己,
除了死亡,
你打造的禮品,有沒有擺脫以及送返的可能性?

資本累積已經沒有可能
我們的生活世界,
有任何歸零(宣告破產)、再出發的可能性嘛?

如果有,
那樣的地方在哪裡?

沒有背景、沒有事情。

ccdxgdr

 

您的看法是 ?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