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44年經濟學哲學手稿 ~ 馬克思與其誘惑的再生產


為滿足人類需要的複雜性,
進而發展出某種新的生產方式,
以及全新的產物具有非凡的意義:

那是人類本質力量的證明和充實。

但在私有制範圍內,
這一切卻具有相反的意義。
每個人都千方百計地,
在別人身上喚起某種新的需要,
以便迫使他做出新的犧牲,
使他處於一種新的依賴地位,
誘使他追求新的享受方式,
從而陷入經濟上的破產。

當然在零和遊戲之中,
必然有人會佇立在破產的反面,

有人失去了什麼,
那個東西也不會人間蒸發,
原子不滅,
千金散盡不見得能夠還復來,
他只是改名換姓,飄向南方或北方。

於是整個島嶼的苦難匯聚成了少數人的輝煌,
或者你倒過來說,
他之所以如此燦爛耀眼,
正如同其他人所遭受的不幸。

只是因為整個島嶼的黯淡作為佈景。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