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座位的貨幣哲學


在捷運上,
滿臉風霜的婆婆,
這樣的回應著沒有人讓座給他的提問。「因為我們只有付一半的價格,
全票就是坐票,
半票當然就是站票,
這樣的思維,
在這島嶼的任何地方,
都可以理直氣壯的陳述,
我付錢買了座位,
完全沒有邏輯上的瑕疵。 」所有的辯解都為之語塞,
我沒有行動只因為我是站立著,
我買了全票,
支付了票價所有可能性的最高點,
已經孤獨的站在這裡一段時間,
本來生物學上作為尊嚴底線的個體距離,
也因為婆婆的出現而棄守。最不利者先得,
鼎鼎有名的「正義論」,
不正是用來麻痺現實生活中,
無處消解的種種痛苦一種方式。正義之所以惡毒的地方不在於傷害,
而是,
他讓受壓迫者有了可能得救的幻覺。

關於座位的貨幣哲學 有 “ 2 則迴響 ”

迴響已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