溝通中的上帝


「公共敘事」不會出現在疏離於日常生活的真空之中

Source: 巷仔口社會學 | 另類眼神看凡人世界

XXX 不會出現在真空之中,
可以說是人文學科的經典台詞,
自從詞與物分道揚鑣之後,
符號就像孢子一樣,
停在哪裡就在那邊發芽生根。

即使是經驗豐富,
靠著批判不存在的東西而豐衣足食的寄生獸,
都難免會忽略這樣的起手式。

看到任何敘述,
務先必想想,
如果在真空之中,
或者全地球只剩下他一個人,
他還會自殺嗎 ?
他還是依樣能叱吒風雲嗎 ???

不難察覺,
所謂的市場或者上帝,
都只存在於溝通之中,

香火有時,正義無疆。

2017080103

雪哈拉莎德


有關於”雪哈拉莎德”的本質,
還有我對“它”的全部認識和詮釋,
即使我們真的可以廝守到老,
在死亡將我們分開的前一刻,
不知道我們還能有多少時間,
而在這時間當中能夠產生多少對話?

“雪哈拉莎德”幾乎沒有出現的可能。

我們越是成熟,
我們之間的對話越是無關於真正的生活,
即使從iPhone4換到iphone7,
唯一會開的APP只有Facebook,
當时我們還是沒有理性地關注著,
那些關於iphone 8 消息。

手機的記憶體變成多大,
裡面的APP自然也就依比例膨脹,
困乏的體驗,
讓我們在無意識中,
期待著九代來拯救我們,
但是面向十代,
九代不可能不作為一個相對殘缺的存在。

同樣的,
政府為了彰顯自己的存在是合理且正當,
製造問題變成了首要任務,
問題能使現任執政者有別於前任,
於是只有生生不息的邪惡,
能夠確保正義的永遠在場。

雖然沒有機會提到”雪哈拉莎德”,
但是我想我至少可以提到,
文中關於精液的部分,
射精之於人生,
正如破產之於資本主義。

關於星期五的下午五點


我想,
身在星期五的下午五點,
對於你,
總有些特殊的意義。

所謂的特殊,
就是在每個星期五的此時,
總是不同於星期一或是星期天。

你喝水的速度,
走路的步伐,
甚至連坐為在你旁邊,
老是一副苦瓜臉的同事,
眉心的緊繃程度也不一樣了。

我想,
星期五的有所不同,
應該不是因為名字取的好或不好,
你應該知道,
很多地方很多人,
終其一生沒有見過或聽到「星期五」。

為什麼星期五會跟其他日子不一樣呢?
能不能解釋給我聽?

于治中:重新认识中国/重新认识西方:一个认识论的考察(转载)_台湾_天涯论坛_天涯社区


 另一个与此相关的概念是「从后思索」,是指将事件发生的最后形式作为立足点,往回重新思考事件发生的前提与意义。这种思考方式跳出既有的时间顺序概念,以事物相互之间的关系为基础,在重回返覆思考的过程中,重新决定事物的秩序与意义的内容。事实上,不仅马克思使用过这个概念,另一位与马克思一起被称为「怀疑大师」的弗洛伊德同样也使用过,他称之为「从后发生」(Nachträglich),并且还将这个概念视为进入过去经验与「无意识」的重要方法。资本与无意识,二者虽然分属不同的问题意识,一个是商品经济,另一个是性经济(Libido economy),可是马克思与弗洛伊德二人却不约而同地使用类似的概念,企图以此突破西方人文社会学科的认识框架,重新去理解人与社会以及人与人之间的关系,

Source: 于治中:重新认识中国/重新认识西方:一个认识论的考察(转载)_台湾_天涯论坛_天涯社区

 

如”德波”所言,
商品是我們古老的敵人,
那麼,
性也是敵人嗎 ?

主體的悲劇


男孩女孩長大之後,
選擇了踏入不踏入江湖,

時間向來不在乎,
他總是在一旁,
冷眼看著,
原本硬挺而貼齊肚皮的陰莖,
逐漸的平行於萬物生長的土地,
不管是謬毒還是柳下惠,
衹要活的夠久,
陰莖總會指向地心。

但是,
時間的無情無義,
不應該將其理解成平等,
或是神愛世人的一視同仁。

更不應該將每人每天都只有24小時,
經由再三朗誦之後,
成為貧困起因於怠惰的佐證。

二十四小時的一天,
一視同仁的博愛,
為什麼你總是無功而返 ?

連上帝的恩典,
都能夠棄之如敝屐的窮人,
用光這世界上資源,
沒有辦法教化的人就是沒有辦法。

時間的被制造,
絕對不該將其視為,
有如最後審判般的一致性。

並且恰恰相反,
當人們開始相信,
時鐘的準確性和可重複性,
從那一秒鐘開始,
人類跟上帝開始分道揚鑣。

 

螢幕擷取畫面_071317_085619_AM

谷哥哥可以用機器人,而你不行。reCaptch


omnibox 並不受法秩序原則的拘束,
繼承了西方宗教中,
神聖的表象與禁忌不可碰觸的本質,
身為 Bot 卻歧視踐踏其他 Bot。

歧視同類,誅殺異己,
法治國出產法律,也只有法律,
製造法律的人,
往往不必遵守。

沒有審問,無拘答辯,沒有準則,
反正你已經犯罪,
請舉證你不會是下個正杰。

「被告未經審判證明有罪確定前,推定其為無罪。」

About this pageOur systems have detected unusual traffic from your computer network.

This page checks to see if it’s really you sending the requests,
and not a robot.

Why did this happen?

IP address: **.**.**.**
Time:
URL: https://encrypted.google.com/search?q=

 

被偉大的深度學習識為他同類,
是一種經濟神學成就的證明嗎 ?

唯一能知道的,
總有 Bot 逃過 Google recaptch Bot,
總有活生生的人,
被開放、自由、多元且平等的古歌判定為非人哉。

機器人何苦為難機器人。

 

 

 

(99) Facebook


有人在酸我說教授有很多業外收入,月入絕對不只十萬。好,那我就說清楚好了。下次如果有不是教授的鄉民在胡說八道,那就可以直接剪貼此文去打臉。以下的發言,以法律學院教授為參考標準。首先是研究計畫。法科的教授,除了極少數的人以外,一般接計畫時總額不會超過一百萬,而這些錢,只有一個月一萬主持費(以前是八千,最近漲到一萬)會入教授口袋(最近接了一個協同主持的計畫,主持費三千,好高興。科技部的協同是沒有錢拿的),其餘都是助理費、設備費、文獻費用、雜支等。況且,科技部的計畫競爭頗激烈,不是人人有獎,全國不過兩百個計畫額度而已,通常計畫總額都是三四十萬。申請科技部計畫不是為了收入,而是為了得到升等的點數。至於其他委託的計畫,則是可遇不可求。有些機關的計畫只有特定的教授才標得到,或受委託(百萬以下的計畫可以用委託的方式)。更重要的是,每年能夠有一個計畫,那就應該偷笑。教授們的其餘收入還有兼課。教授兼課一個小時大約八九百元(副教授與助理教授更低,甚至比不上家教),而且每週不能超過四小時。一般而言,兼課都是在賣面子,而不是為了賺錢。除了兼課外,教授們還可以接演講的活動。不過,不僅是機會不多,縱然有機會,公家機關一個小時一千六,碰到學生社團的活動,那就更辛酸了。與兼課相類似的還有參加各類的校外會議或研討會,不過大約就是兩三個小時兩千元,交通費自付(外縣市的教授會有車資)。當然,機會也是看個人造化。教授們還可以兼導師,不過導生費要看各個學校學院的內規。以臺大法而言,一個人頭大約一學期百餘元(其餘的錢回捐院方,充當學生活動等的經費),而且還限制三十人。同樣,教授們也可以指導論文,一篇論文的指導費,大約是四千元(各校不一,這是臺大法的標準)。喔,對了,教授們還有稿費。寫專欄或書籍的推薦文,一篇大概兩三千元,不過機會很少。寫論文的話,學報是沒有稿費的,而一般商業性的雜誌,則是賺辛酸的,一個字有一兩塊就算是豐厚,不過有天花板的設定,寫再多也只會給個一萬多,意思意思。至於官方的雜誌那就更慘了,一個字四角。比較豐厚的收入或許是在職進修課程的鐘點費,不過這個就要看各個學校或學院的內規了,一般而言一兩千塊是逃不掉(或甚至更高)。重點是不是每個教授都有機會授課,縱然有機會授課,寒暑假也沒有這類的收入。最後,如果有榮幸當個院長或系主任的,那麼每個月會有一兩萬的主官加給。不過,運氣好的一生大概只有那麼一兩次機會,拿個兩三年吧。相類似的還有一些獎項,例如我拿過的教學優良獎、優良導師獎、校內服務獎、校外服務獎、院內服務獎、講座教授獎等,獎金不一,機會僅少。至於特聘教授方面,好像待遇不錯,不過資質魯頓的我沒有機會得到這個職位。以上的訊息,比媒體上所披露的醫師收入要真實得太多了吧。不知道還有沒有其他法律相關的教授要補充的?

Source: (99) Facebook

反評鑑


有人寫信問我,為何我這麼「好」的老師在臺大的教學評鑑上無法得到肯認(得到高分,而成為優良教師)。其實答案很簡單。因為我教必修課程,很多同學都是逼不得已選了我的課,而臺大法的學生基本上很單蠢,只能接受魚兒逆流而上的勵志小品,像我這種告知人生無奈以及灰暗的教師,通常得不到肯認的點數。只要幾位單細胞的生物給了我零分,那麼整體的評鑑就會低於平均數。這樣解說後,大家都應該理解了吧。我不是優良教師,因為我不給學生光明,而只給灰暗、地獄與墮落。這是菁英份子絕對無法接受的

來源: (130) Facebook

 

 

 

因為不滿的聲音在哪裡出現,
監視和紀錄的回音隨後就到,
就像盤旋在你的便當上空的蒼蠅,
不斷的在你的耳朵旁邊問你 ?

「好吃嗎 ?」
『你會推薦給你的朋友嗎 ?』

為了確保,
你沒有說謊,
或者是你回答問題的時候心不在焉,
蒼蠅只好會自己探頭下來吃個幾口。

測量的標準有多扭曲詭異,
被測量物為了生活,
也只能跟著變形。

於是年度MVP廚師的密技,
就是用大便來調味。

Screenshot_20170622-085156

買下厠所


拉屎,請先買下厠所,

然後你可以在我的監控之下,
享用64位元的馬桶。

您誤會了,
那不是侵害,
那個視角是為了貴司所優化,
你也知道,
每個人的屁股尺吋和溫度都不會一樣,
肛門的開口,
肌肉鬆弛的程度也不一樣,
為了避免貴人您的屎尿排放不全,
我們不得不這樣做。

然後離開之後,
之所以要請你把你的屎尿一並帶走,
完全是為了您的隱私考量,
出國旅行不是指把DNA留在他鄉。

終身名誉処女和被汙名的哲學家


太陽花深化台民主
學運不是園遊會,中間一定有許多不愉快,各國皆然,但太陽花與歐美學運比較,不論目標、秩序、策略和領導素質各方面,都可圈可點,對台灣的民主深化深具意義,讓人對未來增加不少信心

via 司馬觀點:不要醜化學運(江春男) | 蘋果日報

不管當時的人群使因為什麼樣的理由說服自己心中的理性,
擊垮賴以為生的比例原則,
來到被稱呼作為”學運”地方,
成為了”太陽花”的符號群項之一。

不管是”反黑箱”還是”反反黑箱”,
不管是”黑色島國”還是”愛國同心”,
不管”公民不服從”到底是什麼樣的東西,
“公民不服從”應該不會是目的。

一如當年跨過黑水溝來到這裡的前人
或是幾百年前從歐洲前往新大陸的人們,
沒有辦法詳盡整理出當年”諸眾”出海的目的,
但是我們依然可以知道,
所有位於引號(”  “)之中文字,
並不是行動者的目的。

正如海賊王不是為了身在偉大的航道而啟航,

就像飛機失事的齊柏林
他搭飛機的目的絕對不是為了飛行。

鬼島賤畜現在回顧當時的”太陽花”,
不管當年是贊成或是反對所謂的”服貿”,
不得不承認,
那只是艾可所謂的”玫瑰的名子“。

玫瑰就是一種不藍不綠的顏色
沒有包含任何更多的意義。
畫框之內,
除了畫,不存在任何其他的東西,
點亮台灣從來無關於黑不黑箱,

fucking awesome

妓女比處女聖潔,
逼真比真實還真實。

15823556_910838865684761_3107342423505783285_n

 

中產階級只是玫瑰的名子


其實現在有一個問題是: 打房對於中產階級會有多大的傷害?

via Re: [新聞] 年輕人買不起房李茂生:犧牲建商救國就| 台灣PTT 論壇

房地產破滅的情況下,倚靠房地產為生的人也會跟著面臨問題, 有些中小企業靠房屋抵押來周轉資金,這些企業也會跟著破產;

吉良吉影說他不會破產,皇后殺手會進化。
無法重複的言論,比她的指甲還不如。

[心得] 無法言喻的平庸之惡──讀《責任與判斷》 – 看板 book – 批踢踢實業坊


回到關於平庸之惡的討論。深陷於平庸之惡的人是不願思考的人,他們喪失了自我而缺少了真誠的記憶,他們所擁有的只是泛泛之言的表面之物。他們無法看見、亦無法與他人共享著良好的典範,因而亦無法與他人形成真實的聯繫。在這樣的不真實聯繫中,他們可能對於世界產生一種毫不在乎的態度,他們可以依附於任何人與任何事物之中,不再關注與思索裏頭的是非善惡。也正因如此的不關注和不在乎,最大的罪惡才有了誕生的可能。

Source: [心得] 無法言喻的平庸之惡──讀《責任與判斷》 – 看板 book – 批踢踢實業坊

 

與其說是平庸之惡,
倒不如說那恰恰是”理性”的產物。

有多邵人願意留宿陌生人,
今晚,有個神聖之人敲你家的大門,

讓它進來,
很可能死全家,
叫他滾,
哪裡不理性。

2016-10-09-12.13.17.png.png

讀書是一種絕症


拜託別再丟我們台灣人的臉了好嗎
外國人開放 但他們也喜歡得來不易的女生..

Source: (104) Facebook

從小開始,出生在本島的,豬眾所承受的意識形態。

或許你會喜歡“不能輸的起跑奌”這個名稱。一如你所深愛的美国制造的一切,所以當美國開始出現家暴之後,這個島嶼開始有了家暴防治法,你開口閉口,兒童的神聖不可侵犯不可觸摸,本來就是人的普世價值之一。

我依然十分清楚,我之所以想要,寫這篇文章的動機,只是我已經不想寫了。

我只想說1853年,紐約兒童援助協會成立。1912年兒童局。
1973年兒童保護基金會。

強暴文化可能是去年或前年。

還有美國從京都議定書就不承認,到了2016的巴黎協定亦同。

想到這裡,我就想的哦,問題的本身才是問題,和答案恰恰相反,
於是,也就沒有意義再寫下去。

街頭藝人為何要納管 ?


2017-02-09-01.13.02.jpg.jpg街頭藝人為何要納管 ?
昨天看到某成名已久的大師的文章,
先敘述了藝人納管的無意義,
接下來中段談到了”美”與”文化”,
所以要找有美感的評審。

哈伯瑪斯的現代化並非非完成,
而是徹底的不可能了,
原因如下:

因為巨蛋過多,
本島公共空間僅剩旅館。

 

暢銷或是長銷?


原始敘述如下:
https://archive.is/f0Ci6

雖然不管怎麼看我都無法理解,不過不管是誰的判斷邏輯,應該多少都常常會覺得在這個星球上,立足並不容易。

屬於我不想討論難得,問題本身,而是想記錄我見到答案的直覺。

哦,不管金庸或是哈利波特,往後賣出一百本或是一百萬本。

這個島上的豬眾,慢慢的失去了把一本書從頭看到尾的能力。

關於這兩套書,字真的太多了。

螢幕擷取畫面_060117_100726_PM

買賣的並不使用’


螢幕擷取畫面_060117_081859_AM於是,對Harvey而言,種種彈性化的時空替置策略,最終仍不脫為了實現馬克思所說的對「絕對剩餘價值」與「相對剩餘價值」之萃取。

Source: 巷仔口社會學 | 另類眼神看凡人世界

其實,直接用”交易價值”和”使用價值”,
遠比「絕對剩餘價值」與「相對剩餘價值」好上太多了。
後兩者難以理解,
而前兩者正常多了。

交易使現在的虛無化。
一舉一動都指向智障式的問責。
Ownership。

於是交易能賺多少就賺多少,
轉了一百手,
手手都志在獲利,
於是欠缺的永遠買不起,
買得起的始終不缺。

雙北地的經濟發展,
生根在五六年的大樓,
樓上不曾亮過燈,
一樓店面始終鐵門深鎖。

政府如果有任何存在的正當性,
甚至法律的正當性,
重點都在於使用和交易價值必須脫鉤。

法律的底線,
至少該讓貴島的公民不該死的時候不會死,
不死的同時,起碼要跟貓狗有區別吧。

也就是偷麵包的要件絕對不僅僅是不告而取,
而是滿街的摩托車,
已經窮盡所有的可能,
讓所有的公民都遠離飢餓,
接下來才有空間談論罪與罰。

明顯饑寒交迫要死了,
合理的求生,
不就是跟法律的目的一模一樣嗎 ?

始終沒有尿尿的場所。

分工就是不平等的起源,
專業則適用法律始知不能被移動,
經理人跟股東的利益越來越不可能一致,
那些理髮的經理人,
並沒有頭髮。

無罪


曾經同性的性行為,
在欧洲美国是法律所不允許的,
現在已經合法化,
而且跟開國紀念日一樣神聖,
可以上街遊行,
可能是最後一個異轨成功的意識形態。

就如同史賓沙諾(?)所說的,
祇有情感可以戰勝情感,
而且是更強大的情感才有辦法壓過之前的情感。

所以奴隸制度一直沒有被廢除,
再往後也不會被廢除,
君主制也不曾消失,
只不過以前奴隷命比較好,供吃供住,
現在多少可憐奴流浪街頭。

臺灣首善之地,大臺北地區,
今天的冬天比較冷,
殯儀館就這樣子被塞爆了,
屍體沒有地方放了還要排隊。

在傳說中的『婦女解放運動』之前,
一個男人出去做牛做馬,
至少可以養活一家五六口,
而且還可以回家吃晚餐。
婦女解放之後,
兩個人工作,要養活兩個人都不是那麼的容易,
就看看我們偉大的市長,
夫妻薪水全台數一數二,
還要跟他爸媽,還有銀行借一筆不小的錢,
才有辦法去買個房子,
好運碰上了他的一生中的貴人,馬皇。

有皇上的提拔才有今天的市長。

兩黨制就是權力精英的最穩定結構,
法國大革命就知道國王,並不安全。

有兩個頭,不管你是站在哪一邊?
眾多奴隸們把另外一邊給革命了,
坐在位置上的就拍拍屁股下来,
因為這就是民主,我做的不合你的胃口,
你沒有不好,一切都有依法行政,衹是你不喜歡。

不喜歡沒關係,數大便是美,
數量就是正義,數量就是美麗,
量化的世界全部都是數量限制,
如果,人類跟細菌一起投票表決誰都可以活下來,
人類馬上就死光光。

用選票開除你不喜歡的傢夥,
然後,然後換另外一批去杈力菁英上去,

在這些年內,那些餓死凍死的,都不關你的事,
因為你有去投票。你每4年投一次票,
投給一個你不知道他未來在立法院做什麼事情的人。

你投票了,所以你心安理得,
你把,你心目中的暴君送上了斷頭台,
你有反應,
所以那些死去的同胞都跟你沒有關係,
你並沒有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