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挾持的隱私


隱私作為貨幣的代言人,
隱私之下,
中獎並不需要買彩卷。

退讓與承受


所有我自以為大方退讓的苦果,
最終承擔的人並不是我,
反而卻是最珍視的人要替我的愚蠢買單。

時間到如今我已經知道我什麼都給不起,
但是我起碼知道,
不傷害他是底限,
我必須盡所有我所能做到的,
來消滅對於他的危害。

我並不太在意我自己,
不怎麼在意面子,
也早就對裡子絕望。

但是我對於所有物輕蔑到一種程度時,
對與那些以擴張和成長為職志者,
就已經真的傷害了最後形影相悼的空間,
我不怎麼在意是否存在,
但是我的不存在絕對會造成他的傷害,
不管是誰的意圖,
即使必須對抗全世界,
我都應該站在那個意圖的反面。

即使能力和影響都微不足道,
每一天都是他的贈與,
並不屬於我,
我又怎能自以為清高,
把生活的苦難轉嫁給他。

對不起。

已加上的標籤

無所不在的橋樑,無人見過的終點


這個世代的效率工具越來越多,
遠比我們所知道的多上太多,
以前有所謂的條條大路通羅馬,
今天不管你的目的地在哪裡,
不管你是要到達還是要累積,
當你從睡夢中醒來,
你眼睛看到的,耳朵聽得到的 ,
幾乎全部都是通向天堂的道路,
你看到的所有人事物,
通通將自己描述成,
如果你要到達某個地方,
一路上會餓、會冷、會寂寞、會想回頭,
不如意的時候,甚至會想,
乾脆自己把自己宣布自己出局。

高高在上的憲法,
比例原則是他無堅不摧的長矛,
同時也是無懈可擊的盾牌,
他們在描述比例原則的時候,
舉的例子往往是:「打小鳥不能用大炮」,
聽起來很有道理,
不過對絕大多數的人毫無益,
武林至尊寶刀屠龍,
也許是不卑不亢,恰如其分的描述,
但是你吃飯用的剃頭刀 ,
有多少次想把他換掉卻捨不得。

殺雞不該用牛刀,
就像如同再猴急,
也不該連下十二道金牌叫某某人回來。

當溫和的通貨膨脹,
早已經變成不可被質疑的真理,
你再怎麼早出晚歸,省吃儉用,
轉眼間,
你的腳底下那塊土地,
不管你這一生如何順遂,
也沒有可能買得起。

你始終信奉著自由,
講得更清楚一點,
你相信自己的國家自己救,
自己的飯錢自己賺,
除了射精霎那間,
自己來,怎麼樣都覺得不自在。

某一天,
你的靈魂告別了身體,
你還沒有走到定位,
也不應該走到定位,
如果你曾經停下來想一想,
在人生最開始的是幾20年,
你是白吃白喝的那麼心安理得。

那些你 看不起的人瞧不起的事,

你都做過 ,

而且做了很久很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