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倒底分享了什麼 ?


你用手指按著手機上的照片三秒鐘,
然後在一串長的不得了的 APP 清單中,
做出了選擇,
然後輕輕地點下了分享。

可能是 Telegram
也可能是 Message,
方便在大一點的螢幕上瞧瞧。
如果是充滿文字的截圖,
那麼 Keep 就可能是個好選擇,
當然是指 google 門下的,
不會是島國諸眾偏好的 Line 內建的那個,
因為你想要的是可編輯的文字,
而不是被格式鎖死的圖檔
所以你一直覺得自己是博愛且開放的,
因為數位化的你,
分享自己所鍾愛的一切,
早已經是日常生活的例行公事,
而且戒斷症狀相當明顯且強烈,
絕對不下於對任何物質的上癮,
即使你依賴的東西比空穴來風更空洞,
比意識形態更抽象。

或許你從上個月發現新款的 iphone 顏色太多,
就告訴紅粉知己三號,
說著蘋果的敗象已露,
這一季並不是個適合入手AAPL的季節。
你從谷哥財經裡面找到了證據,
證明了你的話語不是信口雌黃,
而是擲地有聲的先知卓見,
於是你雄赳赳氣昂昂的按下了分享。

但是那個按鍵不應該被看做分享,
那是投幣式的販賣機,
你用按鈕交換了無知的崇拜。

語言破碎的地方,甚麼都沒有。

f3ba5014-9489-4812-ab90-576a69c35bec-2060x1236

邏輯的欠缺 ~ 關於"自己的國家自己救" 和其相關論述


那些我們一再重複閱讀和朗誦的格言,
通常有著工整而強硬如鋼鐵的格式,
外加上可以隨人、隨興、隨喜抽換的部分,
那些漂亮的句構配合上日久成自然特質,
使得那些話語可以穿梭時空,
無入而不自得

就像整個島嶼四處竄流卻永無立錐之處的正義,
就像自己的國家自己救
變身成"自己的OO自己X“,
填充在每個失去社會學的想像的孔隙中。

 

容易地解釋了過去的離合悲歡、
掩護了正在進行中的倒行逆施
並且把隨機性的未來,
轉變成了從前某人的先見之明,
或是哪個人的罪該萬死。

回想韓愈〈祭十二郎文〉中的:
斂不憑其棺,窆不臨其穴。
有史以來,
沒有哪個英雄可以替自己歛棺。

又如荀子勸學篇中,
君子居必擇鄉,遊必就士。」
一直到
君子慎其所立乎!。」
很容易理解
思食不可濟其飢。」
也不難明白望梅不可能真的止渴,

沒有哪個能人異士真的可以用愛發電,
為了什麼要提倡光合作用是人的能動性
真的沒有人左右的了我那
安得廣廈千萬間,大庇天下寒士俱歡顏】的夢想嗎 ?

39844572233_57350ecf3c_k.jpg
圖:Bernard Spragg. NZ

 

 

草東沒有派對 – 本島沒有社會


這個人力銀行的廣告恰恰的完美回應了,
和殷鑑不遠的那句名言。
No Such Thing as Society" 【了解更多

於是,
身為閱聽人接觸多了這種廣告,
我們漸漸相信,
人並不活在情境中
我們來自於真空,
空間是中性的,
只有酒精具有原罪。

每個人都從笛卡兒坐標系的原點出發,
沒有例外。
只有疲勞

台北車站外面餐風飲露的同胞啊,
究竟是什麼讓你失去了堅持,
瓦解了你所有的武裝,
讓你在夜裡癱倒在這個地方。

為何不去搭捷運,
為何不去搭機場捷運,
那裡有飛機,
有無限遼闊的藍天耶,
為什麼不叫你媽媽帶你買玩具啊 ?

難道是您老母卡不好 ?

還是天橋不見了,
你就不知道怎麼離開,
改名叫北車,
你就永遠被困在印象中的台北車頭,

New Android photo.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