質消融於量


http://www.books.com.tw/products/0010146864

曾經是島嶼上的人們賴以維生的言語,
跟其他語言比起來,
的確沒有特別了不起的地方,

面對偉大的政府和鈔票,
犧牲小我絕對是個正義

但那畢竟曾經是爺爺點著的火,
再由父親母親交到了我們手上。

借用已經模糊的哲學說法,
就任何生命或個體來說,
存在就是正確。

那些大聲疾呼人類已經由存在向佔有墮落的先人,
早已往生了三五十年,

現在所謂的生存,
早已經不只是佔有,
而是由佔有墮落到無所不用其極地顯現。

如果少數人的言語因為不同於多數人的言語,
便被直覺地掛上了,
“可能”阻礙多數人的政治經濟,
而必須從地表蒸發。

那麼這個島嶼以及筆劃太多的字體,
哪天被送到集中營火化,
或是被用更現代原子彈來徹底的清洗,
也是剛好而已,
少數服從多數,
這句話在這島嶼永遠無敵。

變成了甲蟲,人間蒸發無比合理。

https://www.ptt.cc/bbs/book/M.1527503825.A.1CB.html
20180309_1015231599593263.jpg

 

上課/看電視的差異


基本上看電視和看老師上課,

並沒有兩樣。

youtube與pornhub也沒有差異。

不管你打從心裡膜拜或鄙視,

都沒有對話的可能,

尤其是神聖的義務教育時期。

累計十八年的,無數看法,

換來一張選票。

面對著整個世界的複雜性,

衹能被壓縮成執政黨與反對黨。

他們的外號是一樣的,

統治階級。

死亡以外的可能性 ?


就像格雷伯所說:「我仍然必須強調,對一個真正的人來說,只是『活下來』而已一點也不夠。生命也不應該只是這樣而已。」

在法律有如癌症蔓延,
象徵暴力藉著愚蠢的分享,
無孔不入的不斷地告訴島嶼上的諸眾,
『社會』這個傳統理論上的生命共同體,
早已不復存在。

作為原子般自生自滅的每一個個體,
是這個島嶼上生活的的最小單位,
也是唯一的單位。

而這樣的單位在社群媒體無孔不入,
而且生活中全部的軌跡,
通通被「為了下一代」的理由而被記錄、
經由『為了保障您的安全』為理由,
透過『演算法的優化』,
而被完全不相關,不在乎,不需要而且不可能負責的他者所判讀。

如人飲水,冷暖自知,而且始終只有自己知道。

生活在這樣的島嶼之上,
如果發現所吃所喝的東西,
帶來的痛苦已經遠遠大於死亡,
如果一個個體實踐且窮盡了他全部所知道的路徑,
找不到擺脫這樣痛苦的空間,
除了所謂的『砍掉重練』,
白話一點就是『找死』之外,
這個島嶼是不是還存在著任何擺脫痛苦的可能性,
也就是希望可能發生的空間?

在島嶼的媒體不斷迴響著未來和下一代的時刻,
不斷的強調市場秩序的必要性之時,

每一個單位最好先問一問自己,
除了死亡,
你打造的禮品,有沒有擺脫以及送返的可能性?

資本累積已經沒有可能
我們的生活世界,
有任何歸零(宣告破產)、再出發的可能性嘛?

如果有,
那樣的地方在哪裡?

沒有背景、沒有事情。

ccdxgd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