難以理解的自然 ~ 血色蚜蟲


Aphid

最近生活圈裡越來越多的蚜蟲(?) (aphids),
有著過於鮮明的紅色,
加上那無法估計的龐大數量,
佔領了早已令人乏味的都市水泥地面。

有商家用噴燈點燃怒火的瘋狂的灼燒他們,
有穿著時尚,舉止優雅的男女快步逃離,
在逃離的路上還言之鑿鑿的推論著,
因為不遠的地方有著要倒不倒的工廠,
汙染了這個城市,
所以才會產生這種生物。

我對諸眾的邏輯能力感到絕望,
但是也對我自身所受的教育感到失望。

滿地的蚜蟲應該不是來自於破舊的工廠,
但是我該慶幸大自然的回歸,
還是該用科學的方式驅逐他們,
換回偽造的自然。

我不知道怎麼回答自己。

 

 

貨比三家更吃虧 (Useless survey and competition)


引用自:

叛離、抗議與忠誠

Exit, Voice, and Loyalty

假如企業失去老主顧,
還能招攬到新顧客,
那麼無論品質以及需求彈性是高或低,
個別企業都不會因消費者的叛離,
而有任何收益損失。

但是,產品品質都下降了,
為何還能吸引得到新的客人呢?

試想:
在一個行業裡,
各家企業的産品的品質都下降了,
下降程度不一,
但是各家的品質的差異並不大。

因此,
每家企業會增加一些對其他企業不滿的
顧客,
但也同時流失部分老顧客到其他競爭對手那裡。

於是,
在這種狀況下,
消費者無論事前做了多少功課,
或是曾經教過多少的學費,
在這樣的情況下,
任何努力都注定了用心良苦卻成空。

如同項羽的

力拔山兮氣蓋世,
時不利兮騅不逝,
騅不逝兮可奈何,
虞兮虞兮奈若何 ?

或是鬼島豬眾的翻轉色盲。
徒勞無功,
越做越錯,
貨比三家吃了污,
貨比五家吃大虧。
rv-ak035_hirsch_dv_20130322181849

 

 

一種「至死方休」的「插入」


 

「已經插入的,不會被抽出來」

Source: 我的痛苦不能和解 專訪林奕含:「已經插入的,不會被抽出來」 | 女人迷 Womany | 最給妳和你力量的媒體社群

 

有人受到了傷害,告訴了我們加害者的必然存在。

放眼望去,
視線在哪裡,建築群自然而然也就在哪裡,
哪裡有視線,哪裡就有建築,
一根接著一根,
夜裡不曾點燈的陽具城市裡,
再再提醒著我們,
陽具的存在於我們體內,
誰都沒有辦法否認。

所有看得見的必然都是真的,
也只有真的才能夠被看見。

插入的不可否認正如同列車進站,
那關於"傷害"以及"精神病"呢 ?

以「已經插入的,不會被抽出來」作為先驗命題,
豬眾必然可被分成三種狀態,
「沒有被插入」
「插入的瞬間」
「已經被插入」

也就是說,
「插入」至少能被某些個體本身所辨識,
察覺到自身的生命史已經斷裂,
並且可以指認出「插入」,
而且沒有插入,生命就不可能出現斷裂,
存在狀態也就能一如往昔的延續。

螢幕擷取畫面_042817_062857_PM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