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亡以外的可能性 ?


就像格雷伯所說:「我仍然必須強調,對一個真正的人來說,只是『活下來』而已一點也不夠。生命也不應該只是這樣而已。」

在法律有如癌症蔓延,
象徵暴力藉著愚蠢的分享,
無孔不入的不斷地告訴島嶼上的諸眾,
『社會』這個傳統理論上的生命共同體,
早已不復存在。

作為原子般自生自滅的每一個個體,
是這個島嶼上生活的的最小單位,
也是唯一的單位。

而這樣的單位在社群媒體無孔不入,
而且生活中全部的軌跡,
通通被「為了下一代」的理由而被記錄、
經由『為了保障您的安全』為理由,
透過『演算法的優化』,
而被完全不相關,不在乎,不需要而且不可能負責的他者所判讀。

如人飲水,冷暖自知,而且始終只有自己知道。

生活在這樣的島嶼之上,
如果發現所吃所喝的東西,
帶來的痛苦已經遠遠大於死亡,
如果一個個體實踐且窮盡了他全部所知道的路徑,
找不到擺脫這樣痛苦的空間,
除了所謂的『砍掉重練』,
白話一點就是『找死』之外,
這個島嶼是不是還存在著任何擺脫痛苦的可能性,
也就是希望可能發生的空間?

在島嶼的媒體不斷迴響著未來和下一代的時刻,
不斷的強調市場秩序的必要性之時,

每一個單位最好先問一問自己,
除了死亡,
你打造的禮品,有沒有擺脫以及送返的可能性?

資本累積已經沒有可能
我們的生活世界,
有任何歸零(宣告破產)、再出發的可能性嘛?

如果有,
那樣的地方在哪裡?

沒有背景、沒有事情。

ccdxgdr

 

正義和他製造的不平等


  1. 正義論(A Theory of Justice),
    作為一種看待「不平等」無奈的視角,
    同時用天真無邪的假設,
    陳述著王子和公主如何過著幸福快樂的生活。
  2. 正義論提出了一種紓緩不平等的可能進路,
    無論人們在怎麼努力,
    只要有測量,必然有公差,
    也就是不平等是絕對殺不死的。
  3. 但是,人們至少可以做到一點,
    就如同博愛座、殘障車位的存在,
    他已經沒有腳了,
    車上僅有的空位就讓他先坐吧。
  4. 這是對於本島遊戲規則的讚美
    數位落差可能無法消除,
    但是補貼通通落在既得利益者身上,
    這就是本島最美的風景。33621667865_509e505d84_k.jpg

島嶼求生必備~當我們說的偷拍的時候,我們說的什麼


 

今天的餵食島嶼豬眾的轉型正義帶來的真善美新聞:

  1. 【偷拍魔藏市府】誇張尾隨專拍絕對領域 
    知名美魔女會長也受害  (?)

同時也宣布了本島最美的風景之一,
一種對於所有存在的人、事、物、甚至不可見的思想,
不管是他人的動機或者是僅僅存在於自體的謀畫,
甚至於難以察覺的潛意識(無意識)領域,
全部把它放到工廠流水線上,
忽視所有細節,
經由簡單籠統的觀察而得到的自我驗證預言(偏見與歧視),
將所有的東西輕率主觀且直覺的分門別類,
並且貼上永遠無法抹滅的標籤。

逢年過節,
就用天龍市車站外面喝著西北風的同胞的房產,
敲鑼打鼓的宣傳本島的多樣性(眾多的標籤)。

生活在本島絕對不可能沒有家,
你甚至有男歡女愛之外的選擇,
多元成家。

14577484669_ee9654838b_o.jpg

本島的多樣性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