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為一種期待放學的存在


不知道什麼時候開始,
日復一日的平常生活,
已經成為一種進退維谷的囚犯困局,
而且囚犯的困境可以預見遊戲只是暫時,
贏了,當然值得慶幸,
輸了,最大的損失也心知肚明,
身為一個囚犯的現狀,
在被理性所主宰的意識中,
他清楚的知道,
監獄生活不可能在 一朝一夕之間改變。

但是在可預期的某一天,
這種異常的生活必然會結束。
就如同再怎樣無奈的上課,
可預期的下課鐘聲就快響起,
神聖的鈴聲會解放在教室的所有生命,
不會區分講台上下。

但是永遠溫和的通貨膨帳,
以及越來越多的收租名目,
生活就像沒有盡頭的旋轉木馬,
下一圈的收費永遠比這一圈貴,
而知道你口袋的錢已經不多了,
遠遠早於在上帝和你約定的那天之前,
你就必須離開你的日常生活,
很難看的被趕下來或者是不名譽的自己離開。

開始每天起床開始變得免為其難

成為普通人已經越來越難


學校裡面不斷告訴這個島嶼未來的主人,
你是獨一無二的個體,
神聖不可侵犯的存在,
身體作為人權的唯一領域,
我們活在一個「多元的島嶼」,
我們要尊重並且理解,
那些和我們不同的生活方式,
而且主權在民,地方自治,
他們應該做出自己的決定,
活出自己的風格。

但是,
法律上的未成年,
本質上就不是人。

你要有自己的思想,
作業要能夠提出自己的說詞。

只是,
幾點吃午餐,
幾點可以進來學校,
幾點必須離開,
隔壁班的老師講法我很愛,
這個座位陰陽不調,
通通不是你所能夠決定,
甚至連台上的老師講錯,
你也沒有能力反駁,
甚至在畢業了若干年後,
你依然不知道有錯。

一日之所需,
百工斯為備。

你又怎麼可能在眾生之中,
獨自美麗或不美麗。

鑲嵌模型 ~ 自由與公序良俗


自由與自主的思想瀰漫填充了整個島嶼,
就如同過年時候的「恭喜」,
但是你的自主想必跟於我的不會一模一樣,
你只能喝無糖和常溫的飲料,
而我四季都是少冰,
讓冰塊恰恰好在喝完的時候也溶解完畢。

你說這正是「自由」的可貴,
每個人都是主體,
能在市場上自由的尋找自己喜愛的商品,
包含了性交與死亡,
死亡是自己的,
性交則是鏈結了自我與他者。

我沉默了許久,
提到了消失的同學們。

老王的家消失在某一個都更,
從此沒有了消息。

老柯曾經是島嶼上最受吹捧的文學旗手,
曾經是所有報章雜誌的常客,
你可還記得,
上次在媒體上看到他的消息,
是多久以前的事情。

小李在畢業後的第四年,

就完完全全靠著自己的收入,
在天龍國買一個三十五坪的新公寓,
在分紅費用化之後,
那個年收羨煞全班的金童,
褪色之後就沒有辦法再鍍金。

甚至你在吃午餐時抱怨的後悔,
不也是來自於今早的pchome特價,
我知道你上周購買時,
的確是勤勞的貨比十家,
那些付之一炬的心血,
以及現在纏繞在心頭的「後悔」,
有哪一項是自由意志所能逆轉的。

退100步來說,
最不喜歡束縛的你,
想來神龍見首不見尾,
如今在 google map上,
幾點幾分人在哪裡,
甚至與現在我們在這個我們所謂的老地方,
也不停的向全世界廣播。

這種違背了你一生信守的規則,
但是為了生存下去,
你不可能不做的事。

你昨天要小孩乖乖的完成老師指定的作業,
痛恨簽名的你,
也心甘情願簽了今將近5年的家庭聯絡簿。

能不能再跟我說清楚一點,
你所說的主體到底在哪裡,
從有文字的記錄,
我從來沒有看過在地球上有哪個地方,
曾經出現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