語言的表層和裡番


今天,我打開了過了保固的手機,
打開了曾經用過上百次的APP,
進行「環保戰士」和「吃電怪獸」所提倡的Paperless無紙化

手機受制於電池,電動車製造電池,
專業化(客製化、最適化)已經完美的支離了人與人的牽連,
一邊喊著節約抗拒氣候變遷,
一方面手機綁死在電池,
第三個頭跑了出來,要挽救紙本書,所以增列預算……..

 

我想到了亞洲矽谷和物聯網,
我這個偽主體被充滿「開放」「自由」且具有「可近性」的媒體打包封箱。

明天的午餐和太多的內容與密技使得原本痴呆的我,更難記得那些非自願更新的密碼。

放盜的冰箱被加密且重置不能,怎麽辦呢?

在飲水機是一種人權,
物競天擇,適者生存,
密碼是資本家招喚來的嶄新而進步的環境,
保障財產………。

下流~所得低於32’160元的個體


這個島嶼十分下流,日出未必能作,日落又何能得息,而且日出而作,日落而息者,在沒有「彈性」的公告「死豬價」,被國家烙印上牢牢的符號2x,xxx,標籤分類為「基本」,性格上是「交易」,而且是「起跑點為負值」的「公序良俗」。

所以先自動行光合作用一個月,換取不入流的所得,請不要餓死了。

語言與人生


對於不一樣的文化,或許註定成為「終於悲哀的外國語」那般。

正如同所有關於「程序正義」的優先主張,十分明白的表示了法律本體的消亡,
裹屍布Shroud of Turin)之所以如此神聖,因為尼采。

shroud_of_turin_1898_poster

表象跟本體哪個重要?所有殘補型式的建構而成的行政體系,用實際的行為告訴子民,表象大於實際,就系統而言,立法者的存在,存在本身就是目的,最低生活費即使比最低工資高上二倍,並沒有不對。

因此,燒香拜佛,沒有燒香,自然表示後者的不存在,跟程序正義如出一轍。

看板存在與讓人瞭解,兩件事情應當作為獨立器官來理解。

2016102702

屋簷底下~黑箱裡面反黑箱


女孩說有機的農作物比較好,一分錢一分貨,所以要價必然比較高,因為天底下沒有白吃的午餐,又說魚和熊掌不可能兼得,千金難買早知道,人們總是貪圖一時的眼前小利益,造成春蠶還沒有吐絲就已經臥床不起,會造成悔恨交加的,從來不是命運,而是自由的決定。

女孩的論述始於神經末梢的味蕾,理所當然的具有享用食物之快感說起,完完整整的宛如波紋一樣,有條有理放大同時建立差序格局。

從細胞到器官,從個體到地球,擴展到了「我們只有一個地球」,又能回歸到非核家園,同時又要讓美國再一次的偉大起來,並且要為我們的下一代來做環保和積功德。

當我正想說我的精蟲極少,除了基本教義派的正確位置之外,其他地方通通都有過無可壓抑的涓滴和滑精,要大家認養下一代之前先餵飽我。

話還沒有講出口,在我前面的女孩 瘋狂的大叫:「原來你沒有加農藥,幹,退我的錢。」

信仰資本或是存在


 

The existentialists asked the essential questions – and still have much to offer us today. So don your turtleneck and make like Sartre and De Beauvoir

Source: Think big, be free, have sex … 10 reasons to be an existentialist

存在主主義本來就破綻百出,
我徹底承認,
我只看過沙特、卡謬的部分,
但是和 現代的
法律治序,選舉制度,人權,資本主義,自由,平等相比存存在主義本身的裂縫,
跟現代政治經濟奉為圭臬的雙子座形勢的精神分裂比。
不完美的理論,
另一個是是屋裡的大象。

 

螢幕擷取畫面_020317_053638_AM.jpg

 

 

 

 

 

 

 

 

 

 

 

 

 

The existentialists asked the essential questions – and still have much to offer us today. So don your turtleneck and make like Sartre and De Beauvoir

Source: Think big, be free, have sex … 10 reasons to be an existentialist

存在主主義本來就破綻百出,
我徹底承認,
我只看過沙特、卡謬的部分,
但是和 現代的
法律治序,選舉制度,人權,資本主義,自由,平等相比存存在主義本身的裂縫,
跟現代政治經濟奉為圭臬的雙子座形勢的精神分裂比。
不完美的理論,
另一個是是屋裡的大象。

The Worst Part of the Image~那些致死或至死的


 

 

有圖有真相,所以有個人死在電視時代的頂峰(姑且稱呼其為波波先生),波波先生在他的作品寫到:「他所生活的都市,他所任教的大學之中,人人都說網路好,但是那個時代,碰過網路的人不多,說得出為了什麼,網路將有益於所有人類的人更是萬中無一。」

波波先生問過那些稱讚網路的人,為何認為網路好,答案總是無法理解,持續追問之後,十之八九都是因為:「電視說的」。

連續的照片噴射出來,快到螢幕之前的眼睛無法分辨中間微小的斷裂,Stream 於是成形,就像連續整數一般的天衣無縫,也跟連續數一樣,必然可在其中插入「π的衍生物」,正如同所有號稱7/24的服務條款中,必然附有但書,宣告著「天下沒有不掉的封包」。

零容忍是給畜生用的喔,口袋滿滿的善人不適用。

為有人提到影像,在現代從麥克滷蛋,到景觀社會,到更近的波波先生,到PTT的鄉民們,都知道有圖有真相。

神聖的無可辯駁之影像,正如蝦子所摸到的,或是房屋之中大家所沒有看到的,正如十誡之首,正如老子道德經第十二章。

現在所有的圖表被吹捧的宛如彌賽亞或是無敵星星,偷偷用波波和布爾Dick的觀念。

遙遠的時代,有些人始終無法作抽象思考,圖案是輔具。

沒有框架,沒有脈絡,那影像是歲月的切片,裂縫,他來自於生活世界,卻成為沒有可以對應地點的地圖,到哪裡都很像,宛如精神分析所招喚出來的。

月圓沒錯,只有對說話者而言。

屋簷底下的最高指導原則之一 ~ opt-out


Opt-out做為經經濟學和自由主義的雜交之下的產物,
恰好站立在『主權在民』,『自由意志』之上。

人的主體性和生活世界的多樣性很難被征服,
資產階級的優渥生活卻不容質疑,
更不用談到任何涓滴般的不利益,
但是上帝與聖經早已經被自己的老爸老媽或是老爸老媽的老爸老媽,
也許是爺爺,奶奶的奶奶客兄的婊兄所驅逐出日常生活用語。

祖先留下來的財產,
絕對不容許任何人侵犯,
什麼都可以談判協調,
不過這一點絕對是沒有差不多的空間,
也就是口號中的零容忍 (zero tolerance),
所以詞彙「Option Out」就這樣誕生。

總統級的句子作為例子,「不爽不要做」,「沒有人拿槍逼你」,「太平洋沒有加蓋」。
僅僅將「Opt – Out」作為拜個早年的問候語,
取代大家恭喜之類的無意識呻吟,
送給所有不爭氣,
又不知道哪裡可以數毛毛虫的軍工叫人員與中小企業老闆。

同時在經濟學支配的語言體系中,
陰莖所意圖進入之物(或意圖包含陰莖之容器),
在插入之後,包覆了以後,
想當然必須宣布
“You can checkout any time you like,
▇◣ ▂▄ ◆ ◤ ◤ ▄▅ ▍ ▄▄▅▲▔▔▼ ▊◣”

 

沒有神的宗教 / 當上帝告訴我是自由的主體,隨時可以選擇離開


假設隨機分配適用於這篇文章。

沒有任何真人來停留六秒,地球上無數的可運作的面板中,文章只出現過一次,同時間假設每個面板之後都有三個瀏覽器在運行,不管當時注視面板的自由人知道或不知道。

無數*3的匯流(Data,Content,木馬偷走的,預先為您所個人化的物件,不請自來的,無事也會登三寶殿的)之中,無人閱讀是無比正常的現象。

文字如果沒有人閱讀過,那打字的的過程絕對比最孤獨的性還要孤獨,手淫通常結束於射精,跟做愛後的動物感傷相比,一個人感傷更加悲涼。

那些不明物在按下送出之後,變成了:資訊,知識,signals,權力寄生在其上的那種有型或無形之詞或物,或者你喜歡稱他黴體通過妓者所製造的噪音,都可以。

往往都是標明定價的垃圾,或是自稱 open data 請您自行取用的 另一種垃圾。

而不幸的你看到的是第三種,就是這一篇,一個沒有金錢和廣告商供養的第三世界人種,在怠惰文化和不良基因的智障者的喃喃抱怨。

不幸的你在機率的捉弄之下,正如我遇見上帝一樣。

上帝的文學是美國式的,俗名為法律或是命令,主叫我去讀經,裡面的去權利義務無比詳盡,如果我覺得不爽,隨時可以Opt-out,離開是我的權利。

人,主體,所以有人抗議被沒有書面同意的注視或者被進入,是比所有重傷害更為嚴重的傷害,遠遠比斷手斷腳,甚至斷頭送命更加嚴重的傷害。

他們都是尼采,「殺不死他們的,只會讓他們壽命越來越長。」,他們是梅花,他們是中華民國。

宗教在鱸鰻的論述之中,不斷反覆的功能,就是把被二元對立的生活世界中,黑白兩道都不要的,因而被排除的人,有重返生活世界的可能。

當今的opt-out,已經不再是專屬於離開者,上帝的理念是合乎民主的,多數就是真理。

再過個幾年,我早晚會沒有體力履行簡單的「可重複性」的驗證,無法重現的命題,處置方式非常不錯,「Opt-Out」你辭職或是我或你,「Fire or Fuck」。

沒有第三種可能性。

我沒有看完翻開聖經,屁眼就能決定唯一選項就是按下同意,上帝有無數使徒,豐衣足食的鑽研法律和製造法律,在還沒有抽筋之前,就不斷的檢視,監控,檢查。

上帝打開伊甸園的大門,進入條件依循包容人類的多樣性和過程透明且正義,站在環保意識,環評技術的頂峰,伊甸園中的物種呈現一致性的平庸,「我們都是食人不吐骨」。

屋簷底下~那些我無法理解的詞彙


其實我並不知道,
屋簷裡面的人跟屋簷之外的人,
分離已經多久,

我現在再怎麼努力回想,
除了那天那位來自屋簷底下說客之外,
我完全想不起任何臉孔和聲音
那個是真的是曾經生活在屋簷之下。

也就是我生命當中,
即使所有擦肩而過的人都算進去,
我依然沒有能力找到隨便一個
明確的可以說服我自己,
那些關於屋簷底下生活的各種描述,
應該是真的因為有那麼一個
曾經生活在那個地方。

太多的東西先與我的存在而早已經存在,
所有理所當然的都無比可疑。

Inbox Zero之所以值得被宣導或是實踐,
乃是因為太多的人的Inbox 累積了過多的外來物,
甚至連標題都沒有在視網膜成像過。

用你的膝蓋想一想,
Inbox Zero 的實踐是什麼樣的景象?

Inbox 在實質上並無異於所有你在尋找的To-do list 或是 check list,
所有你能分類的,
恰恰如同所有你所關心的平等和人權。

哪些項目成為你所熟知並引以為傲的文明與進步,
恰恰踐踏過你在乎的平等與隱私或是自由意志。

普遍的自由成為不可能的追求,
越是嘶聲力竭的招喚所謂的 Equal Pay
結果來的是奉「所得替代率」為圭臬的年金制度。

他們奉/規律之聖名,
理由完全基於憲法的並優於整部憲法的「比例原則」,
確保了不平等的階級制度是可以持續的。

他們要改革因為預期會破產,
對其「初衷」刻意的視而不見,
為改革而改革,
自然步步正義且正確。

富貴從來不是來自風險,
富貴被豬眾定義為景觀的積聚,
放棄主體性為必要條件。

 

屋簷下的傳說


屋簷下的遊戲規則:

關於屋簷底下的生活,
或多或少在我的生活圈圈中流傳著,
那些說法是真是假並不重要,
甚至內容也無足輕重,
因為我生活的世界就是沒有屋簷,
也沒有任何偶然和巧合,
在我活動範圍之內,
生長出遮風避雨的屋簷,
擋住正午難以忍受的陽光,
存放著可以「安心,安全」,
免於鄰人的覬覦,
同時又不會被老天爺的大雨,
或是肚子中的飛禽走獸,
他們的同胞或是親戚,
應該常常在我身邊盤旋,
等待著復仇或著討回公道的時候。

屋簷下的生活傳說,
作為一種莫名奇妙的蠱惑,
本體是有別於目前的景觀的想像,
沒人見過的東西,
力量竟然足以趨使一個人自願被流放,
流放,僅次於死亡的處罰,
兩種懲罰相同的地方,
就是要去一個沒有人去過的地方。

女孩跟我講說這是一種自我實現,
在屋簷底下我們可以對抗風吹雨淋,
我們可以安排自己的生活,
有多少努力,
就擁有多少成果,
在屋簷底下,
成果永遠都是我們的,
命運和意志行動直接相連。

女孩對所有東西的認知與定義均源自於否定,
幸福的生活就是離開現在,
井然有序的屋簷作為無可否定的絕對,
而裡面的生活完全化約成一種平等而永遠可預期的線性。

就如同那些曾經被豬眾過於放大傷害和化約成平等的(神話故事)。

屋簷下~黑白分明的多元文化



不管從哪個角度放眼望去,都不難看到屋簷,
就如同屋簷底下的説客,
只要有不同的地方,就會被代言人刻意強調,
重複敘述著,
看這裡,
這裡和那裏並不一樣,
景觀並不一樣

正如我永遠分不清楚,那對雙胞胎姐妹,誰是姐姐誰是妹妹?就算區分出來又有什麼差別?

總是說著絕對不吃小於十八歲的幼稚動物,那個就是姐姐。

那些在屋簷底下生物,特別強調所謂的多元和包容,但是屋裡頭的長老,卻又是如此的一致,他們都偏好動物權利,倡導自由作為一種神秘的權力,長老都喜歡把一件很容易做到的事情,切割得支離破碎,長老稱呼切割做分工,所有的事情都要分門別類,然後再辛苦的拼裝縫合,不過,似乎從來沒有完成過任何一件事,永遠都會缺少了什麽。

地牛總是會翻身,或是屋裡了發生什麼奇怪的事情,那些我認為理所當然的事情, 那些生活在屋簷之下 的人,總是會發現某一種特殊的東西,名字叫「原因」。

然後分配工作的聲音是不一樣了, 但是總是反覆著自由與彈性, 比那雙胞胎姐妹更沒有創意。

屋簷下~關於資源分配的記錄[或想像]


  1. 十個學生當中,就有七個私立的,所以私立肩負著背負更大的責任,相對的,自然應當擁有至少七成的資源和權力,現行的分配是不平等的實踐,是剝削的實踐。
  2. 每一個孩子都是政府要培養的明日之星。
  3. No Child Left Behind
  4. 建議您投入技職體係

    來自屋簷下的邀請


    這是一封來自屋簷底下的信。

    帶著這東西過來的人,也說明了不清楚細節,任憑我再怎麼追問,回答總是:第一,生活在屋簷底下,幸福和其衍伸是我這種『神聖之人』所無法想像。

    最重要的是,我永遠不可能靠自己製造出屋簷,只有在屋簷底下,才有可能建造屋簷。

    女孩跟爸媽得知後是歡喜滿溢,女孩更加推辭我的手,說在不就之後,等到我們到了屋簷底下,沒有什麼事情是不可以。

    我想到了食物卷,以及那些站在世界文明的頂點,沒有飛彈轟炸,飢餓和過食者均對『人』和『身而為人』均有基於憲法的信仰與認識,有無數飛彈和無數龐大嶄新卻閒置的空屋。

    剛被大轟炸之後的的地方,他們的的處境或許比今天還好。

    進步到餓死,一生有十分之一的時間都在幫社群網站輸入帳密,何時死去卻無人得知。

    我還欠了不計其數的肉類,詭異的屋簷。


    屋簷底下,才算成家


    女孩跟我說,「屋簷底下,才算成家」「披星戴月,不算洞房」,第一次怎能樣也難以忘記,哪天我們 所有的天長地久與海誓山盟,通通都被不知為何物的全球化語言所肢解,在屋簷下,那個一生一次的,美好的洞房花燭夜,才能夠陪伴著他,熬過數豆的夜夜夜夜,支持著他度過沒有我的每一個春夏秋冬。

    可是我還記得,作為我們交往第一天的那一個晚上,同學兩年沒說過幾句話的你,在期末考結束,春節還在等待的夜晚,你衣衫單薄,敲打了我的房門。

    妳說妳男友打工的地方今晚尾牙,那地方有個狐媚的女人,笑容甜美而且永遠只穿盛開過度的荷花葉系服,對於別人提醒他走光的言語,在第三秒的時候,雪白無瑕的雙頰漲紅 成為你一生中見過最漂亮的夕陽紅,通常在十一秒才會想到要 遮掩著胸口, 一定在30秒到達之前忘記, 視角跟光進行路徑跟折射的遊戲又重新開始。

    你告訴我學長對這樣週而復始,不斷重複,了無新意的遊戲成癮,以至於天黑風高,經期將至的女孩一個人在房內。

    更糟糕的是學長還有室友, 那個學長一副就是機器戰警的道貌岸然, 但是夜間回宿舍卻完全無視於一個女孩在房間內,就破不及待的開啟電腦看了A片,連耳機也沒戴。

    說你覺得好害怕,希望晚上可以住在我這邊。

    屋簷下消失的神鵰俠侶


    「終南山後,活死人墓,

    神鵰俠侶,絕跡江湖。」

    也不會有人接著上一句話,補充了對小龍女的批判:說她不要項少龍,等同自絕於全江湖榮華富貴之外, 然後搭上全球化的浪潮,成為面無血色的難民,並不是老天爺無情,也不是充滿正義的新一代武林盟主嫉妒她的容顏,才逼得她「十六年後,在此重會。夫妻情深,勿失信約。」。

    應該會有第三公正人士接者表示:整個江湖早轉向知識經濟,在效率市場之中, 不管自願或是被迫離開江湖的人,必然是知識水平低下的智缺,在超級正義的無知之幕之前,還能生活到無法見容於整個江湖,即使沒有身中情花之毒, 頂多也只是晚個兩三個禮拜離開,因為他的無知使他早該被淘汰, 對於像小龍女這種無藥可救,無可救藥的人物,所有的標榜福利的協助,只會讓江湖上多了一個開著凱迪拉克的福利媽媽。

    第四個人總結:「 能當上美國總統的必然是才智過人,匯集的選票就是萬民的對其之前的言行舉止的肯定,才會有託付未來四年的投票行為」「 三個臭皮匠勝過一個諸葛亮,果然是沒有錯,例如米国所推出的『終結我們所知道的福利』和兩代689所共同信仰的『TPP』,根本就是如出一轍的高見,更是彰顯民主制度的珍貴」

    因為你昨天提到他之所以有能力,因為新福利當中,每個月1xx億的數字中,他也有七百萬的份,是一年一萬多個幸運兒之一,自認為自己是德波教的我,做此文表達在下無上的敬意,功德迴向死去的單親福利媽媽。

    同時更感謝那個 Giver 世代,Amusing Ourselves to Death 電視人
    有你們,大家才能回復維多利亞時代的榮光。

    萬一半夜有猶太人來敲門,根據李嘉圖的比較利益法則,
    要請他去隔壁鄰居家,
    務必揚棄過時的”道德情操論 ,(The Theory of Moral Sentiments)”

    (註: 本文用 Postman 所謂不倫不類的圖加上字,↓↓)

    ↓↓

    %e8%9e%a2%e5%b9%95%e6%93%b7%e5%8f%96%e7%95%ab%e9%9d%a2_011117_074338_pm ,

    屋簷下的總編輯


    1. 網路是智慧密集的產業,君不見幾個大男生,幾個月的時間,就可以寫出改變世界的軟體服務,例如臉書就是最好的例子。
    2. (中略15行)
    3. 關鍵在於臉書可以付出世界最高的薪水來養世界最強的軟體工程師在美國矽谷,這些APP新貴, 又怎麼會抱怨上班時間太長?

      —————————

      [ 讀後感 ]

      無能理解大編輯想表示表示的是「營利組織」的崛起,是靠「智慧」還是「錢」。

      但是絕對跟市井小民或者是國家的行政行為沒有關係,我國乃民主國家,行政行為靠的是多數暴力。

      戒慎恐懼和下流老人的關聯性


      如果先將下流老人當成必然的存在,假裝看不到這名詞跟改革或上天堂一樣,本身未定義,字面上早已經現包裝好,直接指向沒有人能證明那塊神聖谷地。

      恐懼戒慎不只不足以拯救,我們先把言語中的催眠暗示或否決,回到肛門期,從二戰之後反省檢討加上那些老不修的半生漂流,加上水到渠成,土地上下的各種物質消耗殆盡。

      為了保護國家的主體,我們對外各式各樣飛彈,對內有所有的影像都被監視器寫成日記,聲音跟身体的所有狀況更是被憂慮病症的領導人所一樣一樣幾乎下來,這樣栽培出來的植物人,自然非號成民意的詭異組織所解救,正如我們肛門的責任與判斷,管他下流老人或是賺食女人,社會的產物必然是社會是社會精打細算所預設的產物。
      恐懼不致命,恰是是成因,那現象就是社會要的。

      屋簷下~景觀代言人


      景觀社會中最高級的防火牆,表示天下沒有白吃的午餐,漲價作為現代化的代價,本島的一例一休作為本島完成現代化的里程碑,也難怪現代化終究墜入幽靈馬車的行列,成為全宇宙唯一比自慰還要孤獨的性。

      都有辦法在配合發言人的言語,天龍國自費集中營裡,春節之前讓不要漲價了,不就表示發言人的言語凌駕所有有的偽造市場,成為上帝在本島的唯一窗口。

      亞當史密斯的國富論也過於明不了這詭異的屋簷,鹿島的慰安鮒和天龍國的自費集中營, 上一個景觀可沒有架設這號防火牆、擋箭牌、影武者,稻草人。

      本來本部落格的稻草人,扎滿針頭的猥褻物,在龍山寺不能燒香那天起,惡魔轉型成不回來的上帝。。

      屋簷下 ~ 革新作為既得利益者的言語


      螢幕擷取畫面_123016_065528_PM.jpg

      所有原本禁衛軍,護城河的成本,已經通通轉嫁給了普羅大眾
      基本上不會遭受到武器的批判,
      於是防範言語的批判便成了首要之務,
      變形的語句,
      不流通的風景,
      人漢人之間完美的被分離,
      一一在開放的口號中被實踐。

      找出可能被批判的語句,
      自我批判先於所有批判,
      扶植第三方批判組織做出不致死的批判,
      第三方的監督作為對既得利益者的守護神,
      分享剝削的所有成就。

      螢幕擷取畫面_123016_070316_PM.jpg

      同時罕見的不安全警示符號,
      既得利益者甚至不去在意了,
      你在他的屋簷底下,
      消失或者接受,
      同投票一般,妳始終在被制定的迴路中繞圈。

      MISSING PERSON [IRELAND’S VANISHING TRIANGLE]

       

       

       

       

      屋簷下~合乎經濟學的受精景觀F


      遠在可以討論納碎是否合於當代的景觀之前,
      遠在討論誰有責任,
      又該由誰來判斷之前,
      在成為受精卵之前,
      我們很多無緣的兄弟,
      就在廉價的驗孕試紙上,
      反覆的被觀看檢視,記錄下來,分享出去。

      宛如電影的毛片,
      宛如熬夜趕工的程式碼首次嘗試運行,
      身為物聯網的產品,
      我們都曾被製造者詳細的自我檢驗著。

      製造者在進行製造之前,
      也必須被檢驗是否合於這個島嶼的既存景觀,
      Nazi 的名字是絕口不提的,
      可是NSDAP相關的意志依然被實踐著,
      在PTT的O2版上,
      在成家貸款的利息分類之上,
      在他媽的所得替代率的法律中
      反覆操演實踐。

      殺生畢竟太過於明顯,
      島上的先來的蕃仔和後來的自以為不是蕃仔的番仔達成共識,
      要求一種更隱約,
      更為有效的實踐,
      從婚前開始清除那些不夠瘋癲的「未來的主人翁」。

      結婚之前對另一半是否刀刺在背必須檢驗,
      (至於是雞是鴨是犬,同性,異性,10,攻受或者不分,我們並不關心),
      反正就是要付費,增進GDP ,同時被記錄在雲端即可。

      確定懷孕之後更要定期的追蹤,
      那東西是否合乎市場的出貨要求。

      屋簷下-過量或不足的維他命C


      後現代所有知識的特質。
      知識都是資本的衍生物,並且符合既有景觀設計和統治階級的利益,方才得以像無所不在真菌類孢子大軍, 自然而然的出現在你的眼前,向你展現目前的現象即是最好的。
      l
      凡是存在的必然是經過天擇檢驗,正如你活著一樣。

      在目前的知識論中,你可以選擇的選項之中的最佳解。

      戴著當代政治正確的眼鏡,頭上籠罩著列祖列宗加總之意識形態的幽靈,站在歷史的最高點,你無從探問未來,沒有資本檢驗歷史。

      你吞食了那些被解剖的殘缺語句,別名知識。

      歷代的幽靈行使他的權力,別名你的義務。

      要求你輸送他,傳播他,背誦他,複述他,寫下他,因為知識就是人力資本,就是錢,就是生活空間,就是下一餐,就是要不要鋌而走險。

      只是連維他命C攝取最高劑量都被多元化了。

      多元不應理解成權力被肢解,而是應該看成你所在的階級怎麼做都不會正確。

      不停變動的目的不是掙扎,而是Information Anxiety…

      權力的屋簷之下


      s4679242

      因為屋簷的高度和角度,造成了「人在屋簷下,不得不低頭」, 葛當某些人不用低頭就可以通過的時候,就成了生活世界的千萬種議題之一。

      用經濟學的當下之眼,記憶體只有一秒的市場分析觀點來看,除了那張結婚證明之外的東西,與非同性戀者並沒有太大的區別。

      而且那張結婚證書並不表示絕對有利, 就像很多人要把身分證的配偶欄遮蔽,或像電影中老掉牙的情節,常常要把手上的結婚戒指拿掉,逢年過節就會親戚們被要求「依法行政」,在平等的高帽底下,你家我家和團圓的年夜飯彼此衝突著,法律上寫著配偶兩個字,是種偽裝的平等秩序, 就好像嘴巴說改革不可能一步登天,履行承諾的日子總是定在朕的有生之年。

      突然有人在玩辦家家酒的遊戲中, 忘記宣告,本遊戲為架空虛擬,與太陽系中任何人事物均無關,如有雷同,純屬巧合。

      然後出現了Nationalsozialistische Deutsche Arbeiterpartei 的黨主席的時候,反應遠比已經計畫多年的改革快速的多, 彷彿一輩子都沒有講過共識這句話。

      所以我們很容易將權力理解為君王的意志或者是法律體系的操弄,但是Michel Foucault提出了一個問題:「 如果把這兩個角色刪除呢?」

      背景有助於移開屋簷嗎 ???

      變成符號而永生或被謀殺的種種


       

      %e8%9e%a2%e5%b9%95%e6%93%b7%e5%8f%96%e7%95%ab%e9%9d%a2_122716_014629_pm

      Privacy is a key piece of developing that self-sufficiency.

      ~Parents Shouldn’t Spy on Their Kids

       

      30年前的時候為什麼要推”爸爸回家吃晚餐“這種詭異的生活秩序呢?
      40年前的時候,爸爸又為什麼可以回家吃晚餐?
      是因為那時候的人都很懶惰嗎?
      還是因為當時的媽媽都不用上班?

      30年前的改革運動,
      看起來並不只是徒勞無功,
      反而像是降頭之類的詛咒呢 ?

      為什麼生活運動到現在反變成了類似神話一般的障礙,
      就像鈴木一郎的安打數。

      那個光復中學的學生,
      以後會不會變成大導演
      製造出在黑暗中漫舞之類的電影了?

      這一次的生活運動,
      會不會讓爸爸這角色的消失在這個島嶼之上 ?

      假設有所謂隱私這種權利,
      為什麼所有的APP都要讀取聯絡人跟照片呢?

      文章中,
      有了隱私,就更有可能使任何人從原我中分離出自我嗎?

      辭不達意的永恒國度


      1. 某中學校長請辭
      • 表相:他失業沒工作了。
      • 現象:他依然是個老師。
      1. 年金改革
      • 表相:改革後比以前好。
      • 現象:只是一種現象的改變,例如「猴王」被車撞,也可以説是「猴王」的小汽車改革了「猴王」的生活方式。
      1. 未來每十年檢討一次
      • 表相:精益求精
      • 現象:本次以後,永遠不干我的屁事。
      1. 調降所得替代率的共識高
      • 表相:一人一票,票票等值的民主制度之實踐。
      • 現象:對所得重分配的否定,階級制度用法律保持延續,替代率也就是對人生而平等的完全否定。
      1. 溝通取代對立
      • 表相:和平理性
      • 現象:非旦目無王法,同時故意繞道踩過民主制度,一人一票,票票等值的民主制度被忽視。
      1. 年金改革的地板2.5萬
      • 表相:保障弱勢
      • 現象: 不勞而獲的合法化,使用者不用付費的反經濟, 沒工作的反而比最低工资領的還要多。

        住宅法和租賃專法


        各位手中的燙手山芋,賣不出去的房子終於可以脫手了,政府接受了我方的「包租代管」方案。
        政府將向各位承租滯消屋, 然後 滯消屋(aka地主保留戶) ,有了新的名字叫做社會住宅。

        各位也有新的代碼:公益出租人,每個月還可以少繳10000塊的稅金。

        Apps were placed in Store


        Hard to imagine other life.
        Just like

        Your App Isn’t Helping The People Of Saudi Arabia

         

        更正確認說法。
        應該說全世界都是這樣,沒有哪一個不一樣。

        景觀社會之中,作為一種普遍被製造,外号叫做勞動者努力工作下的甜美的果實,不可能不先經過「景觀相容性」的反覆檢視。

        從汔車到個人电話,
        從生產綫的分站到已知物的分解切割,
        包裝成為一個一個,
        只有「 同儕才能夠審视」的棺木,
        法號叫做專業,
        經过由意識形態所構成的機器,
        將豬眾分成上百种專業,
        同時將山頂洞人维生的一切,
        那些遠在蘇格拉底還活著的時候,
        曾經是遊牧時代出門就有的東西,
        和各種專業綁在一起,
        如果想要活下去 ,
        請跟專家購買。

        越能分離人群的,
        就跟外在於人類的景觀越是相容,
        想要解放世界的,
        很難成為那些名利双收的企業家,
        多半成為了殉道者,
        比較不幸的就成了異教徒 ,
        更不幸的就變成了恐怖分子。

        那些想要解方世界的,
        很顯然的必須在某些地方,
        破壞目前生活世界所賴以運轉的秩序,
        秩序跟目前的統治階級的利益,
        總是那麼剛好的一致。

        世大運,促參專案辦公室與民意調查


        1. 六都民眾對藍綠主要政治人物好感度調查。
        2. 📧專家表示無論是滿意度或是好板度的差異可以分為任期將屆滿的或是新上任的, 新上任的男友具體的事證表現所以在印像上會不如任期將屆滿的。

          於是我們檢視這份製造物發現,如果專家表示的意見是正確的, 指標不管被稱為「好感」或是「滿意度」,將隨著在位時間成正比, 因為文章中並沒有看到這項參數的比重,所以不確定對排名的影響大小,唯一可確定的, 如果學術迴廊培養出來的專家言論是正確,那麼這份調查的顯然是徒勞無功,是沒有對映地點的地圖。

          如果調查是正確,那麼悲劇就獻給學術迴廊。

          台下掃廁所的那位問道: 調查本身之所以能夠被參考,不就是一群學術迴廊所製造的專家,用盡腦汁,經過同儕審查,近親相姦下的產物,否定專家與其專業,豈不就是等於公告自己所做所為並無異於吳剛伐木?

          至於世大運與遠方的水手們的滿意度,和下列何者滿意度相關?

          1. 白天的天龍國國民
          2. 夜間的天龍國國民
          3. 法律上的天龍國國民
          4. 收到印滿陌生人的通知書
          5. 投票當天會用行動來終結所有溝通的可能性。

          投票作為一種字面上的假日,無關你在哪裡,你必然度過了假日,就如同他們口中的大家與共識,那天過後,只有一種人,名為[  女のいない男たち  ]。

          被中間物所隔離的島


          物聯網(Internet of thing),根基是龐大的主機群,取代你原本擁有的主機,從此你的所有服務和創意都必需要納貢才能繼續經營。

          租金是一回事,你的運作和贏利模式,通通都是是在你不能控制的硬體和軟體中,收費和各種條件,樣樣身不由己,你的才華被領主欣賞,很快的,機器學習,馬上將你全部優點「化為己有」。

          那門生意表面上是你的,但是你跟你的客戶所有的聯繫都以雲端為中介,雲端後面的藏鏡人,不在現場的領主,心血來潮要中止或變更服務細節,當然 Your shit is Yours.

          你的東西隨時可以帶走,經驗,模型甚至客戶,雲端就同時幫你備份同步,你的屎永遠是你的,但是你永遠不知道史密斯有多少個,真跡永遠不會在場。

          丟丟盒子的離開,並不是因為他擅長打造機房,比較利益是狗屎,搬家無比辛苦,但是那是比較有可能活下去的方式。

          島嶼高潮了,物聯網不只是殖民,根本上,他是反生物的意識形態,沒有核彈,但是人口消失減少的速度,仿佛鳥取火山的噴發。

          Mission Impossible | Nothing will be done


          「異化」
          「自我意識的建立」
          「社會化」
          「超我的剝離」

          ———

          Yes, you can always break down anything into many parts.

          Just like the Big bang.

          wp-1481892621055.jpg

          You can make several kind of list named to do.
          Mark any item is easy.
          As easy as goverment close a departmentor.
          Suspend the law.

          自救是分離的語言。

          社會企業與他的社會


          新聞報導之中,那些聳動悲慘的事實,那些原本只存在於KY小說,9刀漫畫,菊花八點檔的苦難,一一化成了真實生活世界的一部分。

          宗教早已經退怯,大小教堂在天還沒黑鷲拉上鐵門,不管聖經上的:「…你必不怕遭害…」。

          佛堂寺廟買進最新進的監視器,目地是用來彰顯怎麼樣的慈悲,並不清楚,反正那是所有豪華莊嚴雄偉的建物中,必然的配備,恰恰好跟開放社會的口號相反,不但光線進不去,連周遭都生人止步。

          非營利組織的前身,張顯NPO要存續的唯一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