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權利,有救濟?


沒有任何人有不得不做之義務,自然,沒有相對應的權利。

島嶼上,個體的生活空間被壓縮至零,真空之中,沒有生長的可能性,小命都請「永言配命,自求多福」了,肉身都沒有空間擺放了,還有比這個更基本的事情嗎?

同林鳥,餓死,凍死或是信賴「疫苗」至死,從鄰居到管區,從活著的地方官到不知是否健在的土地公,沒有任何人有責任或是義務理會你們的哭泣或者敲門,要一直到你們決定了基因延續比那些局外人口中的“已經無教化之可能”來的重要。

島嶼第一萬次的「Fight Club」開打,同林鳥中,自然有一個可以被整個系統感知,這本系統辨識的同時,權利才誕生。

能等到大法官來拯救的,只有無比強大的無敵鐵金剛,也就是客體。
主體需要的只是一個小小的棲所。

終於悲哀的社會保險


基本上保險有兩種,

  1. 自己選擇的
  2. 違反自主的

但是保險的「正當性」卻是唯一的,因為三不五時就有倒霉的人,莫名其妙的被正義的光劍刺中,天道不仁慈,但是多數人對自己異常仁慈,大家都有可能中標,那我們能做的就是中標的損害降低。

中標即出險。

自找的保險,就是資本市場中,作為至高無上,硬挺無比的他者。

出險了,可能有張草蓆,至少不算曝屍。也可能有無微不至的御用醫療團隊。

不管你覺得值得不值得,雖然你的目的恰如立法者之精神,也恰恰如保單的設計,稅款減免始終是這場大劇至始至終的唯一角色。

什麽都能演,就是絕不能演到「雨天収傘」。

而全社會共謀的社會保險,更要使暴力謀財看似出師有名,「最低適足」因此被製造出來。

「最低適足」就像醫生以康復之期票,要求某人花錢住院,總得先準備一個,可以吃飯睡覺的地方,至少要比豬圈大。

但是處在環境保護意識形態之下,在節約資源的恐怖主義之中,一旦不幸中標,最需要全社會資源的「不適者」,跟本沒有能力進醫院。

不然就是精神力量要強大無比,抱持老子就是要吃霸王餐,才能走進去。

至於是不是能夠出來,完全沒有人知道答案。

由空屋組成的島嶼


聖上說:只要肯做牛,就不愁吃穿,數一下毛毛蟲,沒多久,景氣必然會循環,精誠所至,google 和amazon目前擁有的各種雲,兩三個人,兩三個月,我們也能有。

因為我們只用了39秒,本島就有矽谷了,想必雲也不是太難,只是聖上難的糊塗,有了矽谷,北北基加上竹科,我們已經不下加州,辦公室和剪綵,用不到一天。

而且我們homeless數量比例,也不會輸吧,加州的要素我們都有了阿。

只怪正氣過於滿溢,四周的謀臣都金光閃閃,正義的瑞氣都是千條起算,細節難免忽略了,甚至水都被蒸發光光。

但是,我想這個島嶼上,稍微有看過電視或看過facebook的人,很難沒有發现,聖人之所以爲聖,絕對有它的道理。

聖上是多麼的高瞻遠矚,那些已經遠去的哲人,也想到你要愛你的鄰居,最重要的永遠是下一餐,我們家的皇帝絕對不會這樣。

一方有難,八方來援,等你,沒有工作可能要去睡路邊的,聖上是多麼的用心良苦。

就在你快要淪落街頭的時候,還願意,伸出手來,幫你保管你身上最後一點的現金。

萬一你不小心活超過65,每個月還能領個三五千塊。

那是幫我保管,不是落井下石,然後本島就有更多漂亮的房子,我們就有更多漂亮的房子可以看。

而那些沒有地方可以住的人,也因為越來越多的人變成了他們,也比較不孤單,自然比較不會產生心理疾病。

聖上思維總是高人一等,異常清楚,沒有被老外的「知識經濟」,的偽科學所蒙蔽,大家應該很清楚,書生往往手無縛雞之力,自己的高潮都要別人來拯救。

現在不升學者,才能夠拿到了獎金,因為我說雇主為什麼也有?

懂得拔草測風向呀,都說打手槍都沒有辦法了,他們那麼聰明,小小獎勵,絲毫不過分阿。

本島吃了很多消血脂之藥,美國最新的研究,膽固醇已非昔日之膽固醇,連這都不知道,神仙難救無命客。

幽靈的空間


之所以必須敵視當權者倡導的任何活動,因為她們把所有自然存在的東西詮釋成為被佔有的東西

不管是被你佔有或是被我佔有,已經不存在任何事物是對原生物所開放,即使是垃圾也必須放入被指定的容器之中,在被指定的地點和時間,依循被指定的方式和步驟,才能不自然的離開。

所有號稱自然的東西早已經不復自然

空氣經由各種去權威單位用著不同的方式取樣,然後檢查。

接著透過幽靈的媒介,有如孢子般的散播出去,在各地生根,大大小小的黴菌部落。

黴菌重複著權威的法號,訴說著被指標化的數據,例如:這是島嶼北方的空氣,數值為ph7.007。

於是當權者依據數據,做出回應,獎勵投資黴菌或是消滅黴菌。

於是無論踹普或是其對立物,我們根本不需要,也都不為自然,但是我們必須要選擇殺死正義或是其對立物,我們才得以生活下去,或是殺死自己。

10 雙修


島嶼薪資的計算方式(節錄)全年平均每月經常性薪資。

  1. 全年平均每月總薪資。
  2. 實質經常性薪資。
  3. 實質總薪資。
  4. 以(以xxxx年價格為基期)

島嶼勞工的分類(節錄)

  1. 產業外勞
  2. 部分工時
  3. 全時員工
  4. 全體受僱者

拼經濟的365種方式,其中之二:

  1. 米蒂:
  • 把工作機會從⬛⬛⬛和◆◆帶回來。
  • 製造業回歸。
  1. 島嶼
  • 把現有工作和其人,送到島嶼最南端以南。
  • 回程順便從◀◀和▽▽以及⚪⚪還有◇◇帶工人回來。
  • 禁燒符咒,迎接符碼。

因此,我們學會了寫日記的重要性,
四年之後再來加加減減,?
或是放棄”無足輕重的一票”比較乾脆。

%e8%9e%a2%e5%b9%95%e6%93%b7%e5%8f%96%e7%95%ab%e9%9d%a2_022617_015920_am

 

誰殺死了臥房


先從來自PTT的文章開始,

  1. [心情] 看似無解的房事
  2. [求助] 快離婚的模範夫妻

加上後面五花八門的回文以及推文,你看完了有什麼感覺?

這是一夫一妻制度下,難以避免的副作用?總有少數必須犧牲。

或者可以套用「適者生存」,不適合者請滾,茅坑沒有人拉屎, 罪該萬死,罪無可赦, 即使還沒有嚴重到筆需要與社會永遠隔離,最少也應該要保持著固定距離,越線就是犯罪。

上面那段是最喜歡在年底共體時艱,在財報周卻無比亮眼的大資本家所喜愛。

相對於企業的高階主管跟裡面的基層員工,互相比較的誰會先被公司踢出去。
相對語音 大企業的戲有跟裡面的員工互相比較的誰會先被公司提出去。
但是本島的真政治家可能喜歡另 一種處理方法,一個人被嫌棄屁股不夠光滑不夠翹, 屁股不夠翹的那一位,往往也反唇相譏笑,說是因為你的老二太小。

政客就蓋了矽谷,預言十年之後,大雕魔人,將攜帶繼承自列祖列中的所有財產,踏上島嶼, 就像中了陷阱會是陷入流沙,再也不能離去。

真的只能怪時間久了,就不好玩了嗎?

為什麼完全不需要檢驗,就自然而然的脫口而出,這是我的需求?

解放之名放出來的虛假符號, 為什麼變得那麼重要?

國家住宅及都市更新中心設置條例 / 住宅租賃發展條例


天下沒有白吃的午餐,再也明白不過的確立了我島嶼的正義典範,吃過的午餐也不可能有任何的白費。

再加上「使用者付費」,「不付錢者,天地不容,人生在世沒有尿尿的地方,死後也沒有任何葬身之地,連地獄都沒有空間。」

請放心建設。

Smart Sync 與政府職責


Smart Sync 是 Dropbox Business 的功能之一,全文。。。

空間的匱乏是當代的困窘之一,
卻在近代的環保語言或是社會運動的議題中很被難看見,
翻開報紙,
預設的選項,綱舉目張的引誘著對現況不滿的你投入精力,
選項五花八門,
總有不只一個符合你的現況或式口味。

例如現在運作中的空氣汙染議題,
還被細分成南方和北方,
但是語境中的邊界卻是模糊的,
到底是古代的大江南北還是天龍國南北 ?

又如語焉不詳,充滿曖昧同時邊界不鳴且浮動。

  1. 〖婚姻平權〗
  2. 〖年金改革〗
  3. 〖轉型正義〗
  4. 〖Equal Pay〗

 

如果性別是社會建構的,後天的,
那麼從新生兒的男女比例到平均壽命的女男差異,
和種種保障名額的法律以及所謂的風序良俗,
式什麼東西 ?

對不明的未來都那麼關心了,
更明顯的「  空間不足  」與「 空屋過剩 」卻屢屢缺席。

%e8%9e%a2%e5%b9%95%e6%93%b7%e5%8f%96%e7%95%ab%e9%9d%a2_022217_062645_pm

 

 

 

 

給 Giver 的信


 

如果說年長的已婚的女性。
會覺得有什麼不利益加諸在它們身上,
與其歸咎男性,
我總覺得歸因於少女時代比較合理。

承受了 GIVER 過多的幫助,
不得不滿溢,
主觀的陳述疼痛,
遠遠不如一刀兩斷的死亡,
誰的不利益?

” 能做這樣的解釋,

 

 

恐懼的源頭


10項幸福建設,要使得人民在短時間就能有感,不管他叫什麼名字,也許可以叫他作為「愛台12建設」,到最後就算是負責執行的人,也壓根記不得那些咬文嚼字的咒語。

我們有了太多太多的名字,那始終是一塊布,不管他的主人曾經是誰,我們衹能夠知道一件事,它的主人沒有回來,苦難不曾遠去。

就像產官學一直大力宣傳青年創業,到處都是育成中心,四處都是Giver型態,上對下的給予和施捨。
青創貸款的廣告, 很明顯的指向整個島嶼上的所有個體的無意識層面, 告訴所有大腦由社群網站所驅動的肉體,只要你還算青壯,資本家不給你工作, 你有心中還有一點點企圖,資本絕對不是障礙,隨時可以啟航。
所以一事無成,原地踏步之人,自然是死得其所, 是無藥可救的愚蠢或是出生南方, 有可能是沒有呼吸過天龍國的空氣,所導致的悲慘命運。

那具屍體是被解釋成為一種自然而然的結果,死的罪有應得, 重點從來不在死去的人,而是活著的人。活著的人必須說明,罪不在我。

青年創業貸款中的青年,乃是名下已有事業,已經運行一段時間的青年。

而且當你有老二,就必須面臨更嚴苛的篩選。

無空間自然一事無成,當佔有了別人的空間,你的人生才算開始。
沒有他人,
不可能有地獄

Hell is other people.

%e8%9e%a2%e5%b9%95%e6%93%b7%e5%8f%96%e7%95%ab%e9%9d%a2_022117_010843_am

環保-更多的環保-終於悲哀的環保語言


  1. 醫龍同學會理事長說:空氣是人類基本生存三要素中,最重要的一個。
  2. 不存在的城市城主:「老子本身也是毉尸,城堡裡面的尸躰健康,對我來說,自然是最重要的事情,俺擔任城管後,馬上成立空氣污染防治委員會,找出問題提出解真空決方法。」
  3. 島嶼真空行動同學聚會會長:「不要讓底層的小孩肛生出來就容易生病,總忍不住了,容易死掉,輸在起跑點上。」

    政客特質(或技能),能多在乎未來的小孩,就有多關心那些現在並不存在的鬼怪。

    他叫我們,凝視未來的某個時間點,於是我的現在,統統被他占領。

    從來沒有政客關心過現在的小孩。

    從來沒有人,叫司機開車,只是司機司機必須吃飯。

    人為財死,沒有錯,未來的小孩子(現在的万應公)就是這樣的被製造出來。
    万應公不追求財富,它就能不成為万應公嗎?還是可以晚一點?很難說,階級井然有序,絕不容許你以下犯上。

    傅柯的嘆息


    每次看到/聽到有人面朝國王叫喊著他和他也該有插隊的能力,也要在差序格局被囚禁,他們越是得意,傅柯的面容也就越哀傷,因為他終於也進入了沙特所無法離去的所在。

    我進退兩難,因為我終於知所進退,在景觀園林之中,在人造大自然裡,所有動作都不再自然。

    我在我的墳前冷笑著所謂的「人為財死」這個永遠迴向自己的無解問題,

    整個島嶼拚了生命去保持加速度的平等,向上向下的命運,完成取決於天天連三拉三,精液淌乾的雙目之前。

    Charon 鐵達尼號出ㄌ


    wp-1487351958631.jpg

    • 米國矽穀公司有許多創意,
    • 有賴優質工程師實踐與實現,
    • 後續產品原型或服務,
    • 也需要在實際市場中進行測試。

    • 若要加速非例行,不是現行系統中的怪異活動。
    • 有賴非我足類的外來種。
    • 以及非本島的資本。
    • 同時本島土著要學習他們的商業模式

     



    1. 土著和外來種若是合作,
    2. 肛肛好互相補足對方的缺口。
    3. 達到雙贏的目標。


    • 引進不合群(=不民主=不服從多數即真理的民主精神),目無王法的意識形態(AKA. 創意)
    • 本島的城隍廟,和米国的煉獄,還有全世界所有曾經活著的,但是如今已經不是的合作。
    • 發展下一個時代的工業。
    • 本島所剩無幾的新生兒,他們的天堂(西方極樂世界),就是這裡。

    客戶要的是什麼 ?


    我有一個朋友外號叫「丫弟」,
    「丫弟」在五年多之前有弄過一個鋁門窗的網站,
    「丫弟」告訴過我,
    那個網站,幫他賺了不少錢,
    他還說,他只是把電話留在網路上面,
    客人的詢問電話就接聽不完,
    賺了不少錢。

    「丫弟」希望我幚他找一個會架設網站的人,
    於是我想到了什麽都會的「Andy哥哥」。

    Andy哥哥很有耐心的聽完了我說的故事,
    他笑笑的告訴我,
    只有政客才做那種射後不理的一次性生意,
    他説我是個朋友,
    他不能作這種事。

    我覺得莫名其妙,
    我問他是否知道所謂的有錢屌就大,
    文雅一點的口氣來說就是:消費者的權益。

    他告訴我說他是服務業,
    他當然懂得這個道理,
    絕對比我還懂。
    重點是,
    「丫弟」想要的不是網站,
    「丫弟」已經有了一個不算小的網站。
    而且他的聯絡電話從來都沒有換,
    有需要的人看到這個網站,
    就會用手機打電話給他。

    我很堅持的說,
    我就是要網站,
    叫他生一個網站給我。

    他回答,
    「你有想過為什麼那些錢多到爆的狗屎公司,不去架設重複的網站嗎?」
    「新站的帳號密碼在紙上」,

    同時他要我回去想一想,
    「丫弟」要的是什麽,
    為什麼那些大公司要買報紙版面,
    而不去架設多個網站,
    而且網站的成本趨近於0。

    他還要我回想一下,
    2010~2011,和現在比起來。
    臺灣和網路,發生了變化。

    %e8%9e%a2%e5%b9%95%e6%93%b7%e5%8f%96%e7%95%ab%e9%9d%a2_020917_072911_pm

     

    斷糧的神佛們


    減香減爐的政治經濟學:

    1. 缺點:拜拜失靈
    2. 優點:外國人更願意進廟

    若是他媽的心誠則霊,那麽教堂和總統府也就無異於其他空無一人的建築物。

    國旗,祖墳和遺骨,又如何有可能被侮辱,損壞,遺棄。

    本來以為「儀式」總會成為生活世界中,所有景觀的終點。

    如同就職宣誓和告別式,已經跟誓詞沒有關聯。

    於是LED代替光明燈,Facebook的分享代替了便當,建立個Page取代入土為安,
    Like取代香火,反而更加昌盛。

    早晚要死的人,自然也是相同的對待。
    %e8%9e%a2%e5%b9%95%e6%93%b7%e5%8f%96%e7%95%ab%e9%9d%a2_021517_011243_am

    我的所得替代完全獨立與你的凍死


    inequality, by definition, is zero sum.

    大法官本來應該處理「基本權」的問題,
    可是卻進步的太快,
    轉型成了處理財產稅務爭議的至高無上庭。

    因為任期屆滿,而必須要離去的你,
    就在快要靠近別離的時候,曾經表達過相似的嘆息。

    現在因為島嶼翻轉到了另外一面,你意外的再次回去。

    天庭依然埋首在語言遊戲裡,
    意圖在無數的,近似於小學生桌面劃線的爭執之中,
    擔任規矩的角色,
    意圖用模糊的字眼創造精確的區分準則。

    這筆錢是你的還是我的無比重要,
    至於天冷不穿衣,不進補,
    自然就是天擇(天擇即是島嶼豬眾之選擇)。

    %e8%9e%a2%e5%b9%95%e6%93%b7%e5%8f%96%e7%95%ab%e9%9d%a2_021117_125645_am

    環境保護戰士主義~從節約用紙(paperless)說起


    如果要找個最有可能會危害我們今天悲慘世界團體或是想法,
    沒有辦法言簡意賅的說給你聽,
    至少以我現在這種混亂的思考,
    以及無能力負擔垃圾食物的對價導致熱量的缺乏,
    冬天很冷,我在顫抖,
    所以我沒有體力梳理,
    把思緒濃縮成三言兩語,
    提綱切領的讓你在六秒或是三分鐘內閱讀完畢並且銘記在心,
    內化成妳的精神實踐綱領,
    轉化成反應式的精神咒甲,堡壘,護城河,
    一個足以活到當活之日的空間。

    但是時間滴答滴答滴的不斷催促著你趕快去獲得一些什麼東西,
    才插入你就急著射精不射精,
     或許是抗拒?),
    (或是力求表現?),
    (或許是壓抑快感的享用?),

    關於標題的無紙化,基本上不得不談到射精,
    關於paperless
    你知道的是這個paperless還是這一個 paperless ,
    故事開始,
    還是要從你認識了什麼開始說起。

    總該認識插入和被插入,
    所以不得不從這裡說起。

    %e8%9e%a2%e5%b9%95%e6%93%b7%e5%8f%96%e7%95%ab%e9%9d%a2_020917_072911_pm

     

    終於悲哀的「島嶼製造」


    教祖對著講臺下,怎麼數也是數不清的信眾,字字鏗鏘有力,比致死的子彈更為有力。

    槍枝作為殺人的兇器,就算百步穿楊,例不虛發,甚至有時可以一石二鳥,一箭三雕,但是具有指向性的,必定侷限於其所指向。

    但是「不要讓孩子輸在起跑點上」的古老幽靈一直都在。

    在信仰上帝的地方,他就是天堂,在信仰知識的所在,他就是無涯的學海,駕駛著所謂「要怎麽收獲,先那麼栽」的意識形態,向我們奔馳而來。

    「為了迎接天網時代的到來,在機器奴役我們的下一代之前,我們要先自我奴役」

    「適應者恆生存。」

    「抗體來自於已經痊癒的感染。

    教祖的話語無法涵蓋整個島嶼,但是他人的目光可以。

    語言的表層和裡番


    今天,我打開了過了保固的手機,
    打開了曾經用過上百次的APP,
    進行「環保戰士」和「吃電怪獸」所提倡的Paperless無紙化

    手機受制於電池,電動車製造電池,
    專業化(客製化、最適化)已經完美的支離了人與人的牽連,
    一邊喊著節約抗拒氣候變遷,
    一方面手機綁死在電池,
    第三個頭跑了出來,要挽救紙本書,所以增列預算……..

     

    我想到了亞洲矽谷和物聯網,
    我這個偽主體被充滿「開放」「自由」且具有「可近性」的媒體打包封箱。

    明天的午餐和太多的內容與密技使得原本痴呆的我,更難記得那些非自願更新的密碼。

    放盜的冰箱被加密且重置不能,怎麽辦呢?

    在飲水機是一種人權,
    物競天擇,適者生存,
    密碼是資本家招喚來的嶄新而進步的環境,
    保障財產………。

    下流~所得低於32’160元的個體


    這個島嶼十分下流,日出未必能作,日落又何能得息,而且日出而作,日落而息者,在沒有「彈性」的公告「死豬價」,被國家烙印上牢牢的符號2x,xxx,標籤分類為「基本」,性格上是「交易」,而且是「起跑點為負值」的「公序良俗」。

    所以先自動行光合作用一個月,換取不入流的所得,請不要餓死了。

    語言與人生


    對於不一樣的文化,或許註定成為「終於悲哀的外國語」那般。

    正如同所有關於「程序正義」的優先主張,十分明白的表示了法律本體的消亡,
    裹屍布Shroud of Turin)之所以如此神聖,因為尼采。

    shroud_of_turin_1898_poster

    表象跟本體哪個重要?所有殘補型式的建構而成的行政體系,用實際的行為告訴子民,表象大於實際,就系統而言,立法者的存在,存在本身就是目的,最低生活費即使比最低工資高上二倍,並沒有不對。

    因此,燒香拜佛,沒有燒香,自然表示後者的不存在,跟程序正義如出一轍。

    看板存在與讓人瞭解,兩件事情應當作為獨立器官來理解。

    2016102702

    屋簷底下~黑箱裡面反黑箱


    女孩說有機的農作物比較好,一分錢一分貨,所以要價必然比較高,因為天底下沒有白吃的午餐,又說魚和熊掌不可能兼得,千金難買早知道,人們總是貪圖一時的眼前小利益,造成春蠶還沒有吐絲就已經臥床不起,會造成悔恨交加的,從來不是命運,而是自由的決定。

    女孩的論述始於神經末梢的味蕾,理所當然的具有享用食物之快感說起,完完整整的宛如波紋一樣,有條有理放大同時建立差序格局。

    從細胞到器官,從個體到地球,擴展到了「我們只有一個地球」,又能回歸到非核家園,同時又要讓美國再一次的偉大起來,並且要為我們的下一代來做環保和積功德。

    當我正想說我的精蟲極少,除了基本教義派的正確位置之外,其他地方通通都有過無可壓抑的涓滴和滑精,要大家認養下一代之前先餵飽我。

    話還沒有講出口,在我前面的女孩 瘋狂的大叫:「原來你沒有加農藥,幹,退我的錢。」

    信仰資本或是存在


     

    The existentialists asked the essential questions – and still have much to offer us today. So don your turtleneck and make like Sartre and De Beauvoir

    Source: Think big, be free, have sex … 10 reasons to be an existentialist

    存在主主義本來就破綻百出,
    我徹底承認,
    我只看過沙特、卡謬的部分,
    但是和 現代的
    法律治序,選舉制度,人權,資本主義,自由,平等相比存存在主義本身的裂縫,
    跟現代政治經濟奉為圭臬的雙子座形勢的精神分裂比。
    不完美的理論,
    另一個是是屋裡的大象。

     

    螢幕擷取畫面_020317_053638_AM.jpg

     

     

     

     

     

     

     

     

     

     

     

     

     

    The existentialists asked the essential questions – and still have much to offer us today. So don your turtleneck and make like Sartre and De Beauvoir

    Source: Think big, be free, have sex … 10 reasons to be an existentialist

    存在主主義本來就破綻百出,
    我徹底承認,
    我只看過沙特、卡謬的部分,
    但是和 現代的
    法律治序,選舉制度,人權,資本主義,自由,平等相比存存在主義本身的裂縫,
    跟現代政治經濟奉為圭臬的雙子座形勢的精神分裂比。
    不完美的理論,
    另一個是是屋裡的大象。

    The Worst Part of the Image~那些致死或至死的


     

     

    有圖有真相,所以有個人死在電視時代的頂峰(姑且稱呼其為波波先生),波波先生在他的作品寫到:「他所生活的都市,他所任教的大學之中,人人都說網路好,但是那個時代,碰過網路的人不多,說得出為了什麼,網路將有益於所有人類的人更是萬中無一。」

    波波先生問過那些稱讚網路的人,為何認為網路好,答案總是無法理解,持續追問之後,十之八九都是因為:「電視說的」。

    連續的照片噴射出來,快到螢幕之前的眼睛無法分辨中間微小的斷裂,Stream 於是成形,就像連續整數一般的天衣無縫,也跟連續數一樣,必然可在其中插入「π的衍生物」,正如同所有號稱7/24的服務條款中,必然附有但書,宣告著「天下沒有不掉的封包」。

    零容忍是給畜生用的喔,口袋滿滿的善人不適用。

    為有人提到影像,在現代從麥克滷蛋,到景觀社會,到更近的波波先生,到PTT的鄉民們,都知道有圖有真相。

    神聖的無可辯駁之影像,正如蝦子所摸到的,或是房屋之中大家所沒有看到的,正如十誡之首,正如老子道德經第十二章。

    現在所有的圖表被吹捧的宛如彌賽亞或是無敵星星,偷偷用波波和布爾Dick的觀念。

    遙遠的時代,有些人始終無法作抽象思考,圖案是輔具。

    沒有框架,沒有脈絡,那影像是歲月的切片,裂縫,他來自於生活世界,卻成為沒有可以對應地點的地圖,到哪裡都很像,宛如精神分析所招喚出來的。

    月圓沒錯,只有對說話者而言。

    屋簷底下的最高指導原則之一 ~ opt-out


    Opt-out做為經經濟學和自由主義的雜交之下的產物,
    恰好站立在『主權在民』,『自由意志』之上。

    人的主體性和生活世界的多樣性很難被征服,
    資產階級的優渥生活卻不容質疑,
    更不用談到任何涓滴般的不利益,
    但是上帝與聖經早已經被自己的老爸老媽或是老爸老媽的老爸老媽,
    也許是爺爺,奶奶的奶奶客兄的婊兄所驅逐出日常生活用語。

    祖先留下來的財產,
    絕對不容許任何人侵犯,
    什麼都可以談判協調,
    不過這一點絕對是沒有差不多的空間,
    也就是口號中的零容忍 (zero tolerance),
    所以詞彙「Option Out」就這樣誕生。

    總統級的句子作為例子,「不爽不要做」,「沒有人拿槍逼你」,「太平洋沒有加蓋」。
    僅僅將「Opt – Out」作為拜個早年的問候語,
    取代大家恭喜之類的無意識呻吟,
    送給所有不爭氣,
    又不知道哪裡可以數毛毛虫的軍工叫人員與中小企業老闆。

    同時在經濟學支配的語言體系中,
    陰莖所意圖進入之物(或意圖包含陰莖之容器),
    在插入之後,包覆了以後,
    想當然必須宣布
    “You can checkout any time you like,
    ▇◣ ▂▄ ◆ ◤ ◤ ▄▅ ▍ ▄▄▅▲▔▔▼ ▊◣”

     

    沒有神的宗教 / 當上帝告訴我是自由的主體,隨時可以選擇離開


    假設隨機分配適用於這篇文章。

    沒有任何真人來停留六秒,地球上無數的可運作的面板中,文章只出現過一次,同時間假設每個面板之後都有三個瀏覽器在運行,不管當時注視面板的自由人知道或不知道。

    無數*3的匯流(Data,Content,木馬偷走的,預先為您所個人化的物件,不請自來的,無事也會登三寶殿的)之中,無人閱讀是無比正常的現象。

    文字如果沒有人閱讀過,那打字的的過程絕對比最孤獨的性還要孤獨,手淫通常結束於射精,跟做愛後的動物感傷相比,一個人感傷更加悲涼。

    那些不明物在按下送出之後,變成了:資訊,知識,signals,權力寄生在其上的那種有型或無形之詞或物,或者你喜歡稱他黴體通過妓者所製造的噪音,都可以。

    往往都是標明定價的垃圾,或是自稱 open data 請您自行取用的 另一種垃圾。

    而不幸的你看到的是第三種,就是這一篇,一個沒有金錢和廣告商供養的第三世界人種,在怠惰文化和不良基因的智障者的喃喃抱怨。

    不幸的你在機率的捉弄之下,正如我遇見上帝一樣。

    上帝的文學是美國式的,俗名為法律或是命令,主叫我去讀經,裡面的去權利義務無比詳盡,如果我覺得不爽,隨時可以Opt-out,離開是我的權利。

    人,主體,所以有人抗議被沒有書面同意的注視或者被進入,是比所有重傷害更為嚴重的傷害,遠遠比斷手斷腳,甚至斷頭送命更加嚴重的傷害。

    他們都是尼采,「殺不死他們的,只會讓他們壽命越來越長。」,他們是梅花,他們是中華民國。

    宗教在鱸鰻的論述之中,不斷反覆的功能,就是把被二元對立的生活世界中,黑白兩道都不要的,因而被排除的人,有重返生活世界的可能。

    當今的opt-out,已經不再是專屬於離開者,上帝的理念是合乎民主的,多數就是真理。

    再過個幾年,我早晚會沒有體力履行簡單的「可重複性」的驗證,無法重現的命題,處置方式非常不錯,「Opt-Out」你辭職或是我或你,「Fire or Fuck」。

    沒有第三種可能性。

    我沒有看完翻開聖經,屁眼就能決定唯一選項就是按下同意,上帝有無數使徒,豐衣足食的鑽研法律和製造法律,在還沒有抽筋之前,就不斷的檢視,監控,檢查。

    上帝打開伊甸園的大門,進入條件依循包容人類的多樣性和過程透明且正義,站在環保意識,環評技術的頂峰,伊甸園中的物種呈現一致性的平庸,「我們都是食人不吐骨」。

    屋簷底下~那些我無法理解的詞彙


    其實我並不知道,
    屋簷裡面的人跟屋簷之外的人,
    分離已經多久,

    我現在再怎麼努力回想,
    除了那天那位來自屋簷底下說客之外,
    我完全想不起任何臉孔和聲音
    那個是真的是曾經生活在屋簷之下。

    也就是我生命當中,
    即使所有擦肩而過的人都算進去,
    我依然沒有能力找到隨便一個
    明確的可以說服我自己,
    那些關於屋簷底下生活的各種描述,
    應該是真的因為有那麼一個
    曾經生活在那個地方。

    太多的東西先與我的存在而早已經存在,
    所有理所當然的都無比可疑。

    Inbox Zero之所以值得被宣導或是實踐,
    乃是因為太多的人的Inbox 累積了過多的外來物,
    甚至連標題都沒有在視網膜成像過。

    用你的膝蓋想一想,
    Inbox Zero 的實踐是什麼樣的景象?

    Inbox 在實質上並無異於所有你在尋找的To-do list 或是 check list,
    所有你能分類的,
    恰恰如同所有你所關心的平等和人權。

    哪些項目成為你所熟知並引以為傲的文明與進步,
    恰恰踐踏過你在乎的平等與隱私或是自由意志。

    普遍的自由成為不可能的追求,
    越是嘶聲力竭的招喚所謂的 Equal Pay
    結果來的是奉「所得替代率」為圭臬的年金制度。

    他們奉/規律之聖名,
    理由完全基於憲法的並優於整部憲法的「比例原則」,
    確保了不平等的階級制度是可以持續的。

    他們要改革因為預期會破產,
    對其「初衷」刻意的視而不見,
    為改革而改革,
    自然步步正義且正確。

    富貴從來不是來自風險,
    富貴被豬眾定義為景觀的積聚,
    放棄主體性為必要條件。

     

    屋簷下的傳說


    屋簷下的遊戲規則:

    關於屋簷底下的生活,
    或多或少在我的生活圈圈中流傳著,
    那些說法是真是假並不重要,
    甚至內容也無足輕重,
    因為我生活的世界就是沒有屋簷,
    也沒有任何偶然和巧合,
    在我活動範圍之內,
    生長出遮風避雨的屋簷,
    擋住正午難以忍受的陽光,
    存放著可以「安心,安全」,
    免於鄰人的覬覦,
    同時又不會被老天爺的大雨,
    或是肚子中的飛禽走獸,
    他們的同胞或是親戚,
    應該常常在我身邊盤旋,
    等待著復仇或著討回公道的時候。

    屋簷下的生活傳說,
    作為一種莫名奇妙的蠱惑,
    本體是有別於目前的景觀的想像,
    沒人見過的東西,
    力量竟然足以趨使一個人自願被流放,
    流放,僅次於死亡的處罰,
    兩種懲罰相同的地方,
    就是要去一個沒有人去過的地方。

    女孩跟我講說這是一種自我實現,
    在屋簷底下我們可以對抗風吹雨淋,
    我們可以安排自己的生活,
    有多少努力,
    就擁有多少成果,
    在屋簷底下,
    成果永遠都是我們的,
    命運和意志行動直接相連。

    女孩對所有東西的認知與定義均源自於否定,
    幸福的生活就是離開現在,
    井然有序的屋簷作為無可否定的絕對,
    而裡面的生活完全化約成一種平等而永遠可預期的線性。

    就如同那些曾經被豬眾過於放大傷害和化約成平等的(神話故事)。

    屋簷下~黑白分明的多元文化



    不管從哪個角度放眼望去,都不難看到屋簷,
    就如同屋簷底下的説客,
    只要有不同的地方,就會被代言人刻意強調,
    重複敘述著,
    看這裡,
    這裡和那裏並不一樣,
    景觀並不一樣

    正如我永遠分不清楚,那對雙胞胎姐妹,誰是姐姐誰是妹妹?就算區分出來又有什麼差別?

    總是說著絕對不吃小於十八歲的幼稚動物,那個就是姐姐。

    那些在屋簷底下生物,特別強調所謂的多元和包容,但是屋裡頭的長老,卻又是如此的一致,他們都偏好動物權利,倡導自由作為一種神秘的權力,長老都喜歡把一件很容易做到的事情,切割得支離破碎,長老稱呼切割做分工,所有的事情都要分門別類,然後再辛苦的拼裝縫合,不過,似乎從來沒有完成過任何一件事,永遠都會缺少了什麽。

    地牛總是會翻身,或是屋裡了發生什麼奇怪的事情,那些我認為理所當然的事情, 那些生活在屋簷之下 的人,總是會發現某一種特殊的東西,名字叫「原因」。

    然後分配工作的聲音是不一樣了, 但是總是反覆著自由與彈性, 比那雙胞胎姐妹更沒有創意。

    屋簷下~關於資源分配的記錄[或想像]


    1. 十個學生當中,就有七個私立的,所以私立肩負著背負更大的責任,相對的,自然應當擁有至少七成的資源和權力,現行的分配是不平等的實踐,是剝削的實踐。
    2. 每一個孩子都是政府要培養的明日之星。
    3. No Child Left Behind
    4. 建議您投入技職體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