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more you learn about App, the less you know about your life.


The alienation of the spectator to the profit of the contemplated object (which is the result of his own unconscious activity) is expressed in the following way:

  1. the more he contemplates
    the less he lives;
  2. the more he accepts recognizing himself in the dominant images of need,
    the less he understands his own existence and his own desires.

 

The externality of the spectacle in relation to the active man appears in the fact that his own gestures are no longer his but those of another who represents them to him.

This is why the spectator feels at home nowhere, because the spectacle is everywhere.

Via ~ Society of the Spectacle  section 30

當我讀到有對於 The unfathomable Las Vegas shooter 的提問,
為什麼  The More we Learn, the Less we Know

似乎對於國家機器甚至於自己生命存有敵意的,
應該是貧病交加,
舉目無親,
甚至連想打手槍都找不到不違法的空間,
先天缺陷加上後天的怠惰,
無能規劃自己的生活,
看到棉花糖就吃,
無理性而只剩原始衝動宰制所為行為,
欠缺規訓和懲罰次等生物。

於是我想到全無實證觀念,
且欠缺考據和完全主觀的一段話。

 

他预期得越多,他生活得就越少;
他将自己认同为需求的主导影像越多,他对自己的生存和欲望就理解得越少。

Via ~ 景觀社會

我們學習的
有關於工具,無關於人生。

螢幕擷取畫面_100617_100308_AM

Advertisements

專業即異化,結構性的製造不平等


“社會學的想像”這個古老到過期的基本概念,
應該有念過,
但是很明顯,
對於社會的觀點沒有成為中心思想,
連膜拜的儀式都不存在,
難逃成為當權者的擋箭牌,
一如是各地有相同名號的人。

社工 作為一種合法的存在,
不在於民眾的需要,
而是社工和統治階級的需要,
體內的廢棄物,
就如同家裡的廢棄物。

醫療的本質無異於收垃圾,
可收的就是可以收,
有意願有學費,誰溝做得來,
你可以反駁我,
說只有菁英才夠資格,
反駁如果成立,
恰恰證明醫學院的七年只是虛耗光陰以及教授的的教學CP值不佳,

能否擁有醫師執照來自於對高中教材的理解和口試教授的料事如神。

目前技術上做不到的就是做不到,
你不想要的床墊沙發,
沒有人責怪開垃圾車的表示”無能為力”。
同樣的醫學早已表明”預防勝於治療”,
一如繳交保護費或是祈禱。

基本上,
社工面對的對象,
就大眾耳熟能詳的解迅速蔓延的”失業”與”貧窮”,
醫生甚至可以拉幾個去診所打工。
起碼就自立脫貧,開業醫生百分之百能做到的,
世界第一的社工也不可能百分之百做到。

當然,
任何國家機器暴力壟斷的角色,
都必然有這種能力,
例如 : 一個村莊的收垃圾專家。

至於整個島,
只怕連宗教領袖和島嶼首富,
都只能搖頭。

直升機之所以不塞車,
絕對不是因為他不占空間。

意圖至於教育政府和民眾(什麼是專業 ? 何謂正確 ?),
只有明星教授,民嘴,媒體巨獸比較可能,
它們背後的力量是一致的,
龐大的資本和政治正確。

在實證主義的意識形態下,
沒錢就沒數據,
從垃圾書倒垃圾垃圾短文(FB / twitter),
出現在螢幕的,
包裝良好同時雅俗共賞並且要附上照片,
民眾既然不認識,
唯一能夠驅動理念的就是廣告費,
而希望某種東西被異化成專業,
同時排除非我族類的原始想法,
不正是”錢太少”。

沒錢生不出實證,
有錢者的不斷製造垃圾專有名詞,
避免阿貓阿狗進來分一杯羹。

對基督教的批評挳能比玉山還高,
致少很多人在印聖經,
網路上的論文的特點,
要看請付錢,
不知道那些 PAPER 的水準,
只知道那是一種不正義,
連不正義的正義論的可以評斷,
社會上最不利的人最難看到。

螢幕擷取畫面_100617_032313_AM

「景觀社會」


進行中的往往完美,
已完成的作品反而呈現無可救藥的缺憾。

於是(王版)的完美的分離,
起手式就充滿著誘惑,
而(張版)的完成的分離
逼真的模仿出原本所有的缺陷,
連帶著使得閲讀儀式也沒有了可能。

對照英文版,
(張版) 至少表象一致,

英文
debord_societyofspectacle

 

20171005_00095239311973.png

20171005_001054633224056.p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