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退場的理由,也沒有收費的理由


即使這座島嶼上的出生率下跌的速度傲視整個地球,
但是那些未能如同戰後嬰兒潮一般變身為人的靈魂,
從某種角度來看,
原本應該活在這個世界,
卻在生活世界中消失離開,
用軍公教人士的眼光來檢視,
那些青春的身體正如同軍公教豬眾預期的退休金一樣,
遭受侵害而離開。

至少軍公教心中,
或多或少知道是哪一群人的掠奪,
可是消失的生命卻難以找到兇手,
這座島嶼上賤民生活的日常,
也從一人工作養活一家四口,
演變成為兩個人工作,
收入甚至難以維持殘存的身體,
個體所得要能夠應付”棲身之所和一日三餐”,
越來越顯得困難。

戰後嬰兒潮的那一代,
或多或少會希望下一代能念個碩士或是大學,
原因很可能是因為它們眼中的本來一致且平等景觀,
突然支離破碎成為無數個,
難以理解的專業,
面對宛如咒語般的專業術語,
也只能任其宰割,
於是”知識就是力量”成為了一種不驗自明的真理。

蓋大學,念大學。
但是死者實在太多,
消退的生命似乎像是被丟了好幾顆原子彈。

政治經濟學所佔據的思維,
一邊計畫著花錢請大學退場,
另一邊又花錢實踐著終身教育,
到處都是 Learn More (暸解詳請)。

完美的分離。

螢幕擷取畫面_050317_114924_PM

 

 

別問法律為誰而設


首部把「善終」一詞入法的《病人自主權利法》,距離2019年正式上路,僅剩一年半的時間。

Source: 預訂好死門票:《病主法》開放入場 – 報導者 The Reporter

 

 

面對生活世界的景觀量產,
有紀錄以來,
最豐盛的人類生活展開在你的面前。

只是不環保的諸眾,
爭先恐後的用語言或是影像,
訴說著不管林肯或是華盛頓,
無論是愛因斯坦或是牛頓,
它們的後代生活的如此井然有序且不能夠被精深分析。

人類學家所不能理解,
宣稱為早已經消失的誇富宴,
只要有眼睛就能在街頭發現,
本島不只是毀壞食物,
甚至連建築房屋都只為了建造,
夜裡沒有燈。

高樓大廈盲目地插入,
炫耀著本島經濟成就的總和。

螢幕擷取畫面_043017_061136_PM

一種「至死方休」的「插入」


 

「已經插入的,不會被抽出來」

Source: 我的痛苦不能和解 專訪林奕含:「已經插入的,不會被抽出來」 | 女人迷 Womany | 最給妳和你力量的媒體社群

 

有人受到了傷害,告訴了我們加害者的必然存在。

放眼望去,
視線在哪裡,建築群自然而然也就在哪裡,
哪裡有視線,哪裡就有建築,
一根接著一根,
夜裡不曾點燈的陽具城市裡,
再再提醒著我們,
陽具的存在於我們體內,
誰都沒有辦法否認。

所有看得見的必然都是真的,
也只有真的才能夠被看見。

插入的不可否認正如同列車進站,
那關於”傷害”以及”精神病”呢 ?

以「已經插入的,不會被抽出來」作為先驗命題,
豬眾必然可被分成三種狀態,
「沒有被插入」
「插入的瞬間」
「已經被插入」

也就是說,
「插入」至少能被某些個體本身所辨識,
察覺到自身的生命史已經斷裂,
並且可以指認出「插入」,
而且沒有插入,生命就不可能出現斷裂,
存在狀態也就能一如往昔的延續。

螢幕擷取畫面_042817_062857_PM

 

 

 

 

 

 

稅率與比例


三讀修正通過條文規定,遺產稅部分,遺產總額減掉扣除額、免稅額後遺產淨額在5000萬元以下者,課徵10%;超過5000萬元到1億元者,課徵500萬元,加超過5000萬元部分的15%;超過1億元者,課徵1250萬元,加超過1億元部分的20%

Source: 立法院三讀:「遺贈稅」改累進稅率以挹注長照,最高課20% – The News Lens 關鍵評論網

 

 

過手的燒餅難有不掉芝麻的,

在賭場中,
只要有金錢的流動,
賭場主人必然要抽取部分比例,

不管你要稱呼其為保護費還是吃紅,
可以是空間的租用,茶水享用,
或是最後的清潔掃地,
只要說得通就好。

合於比例,正好力圖遮掩平等的絕無可能,
平等的不可能,
只好用專業的神話來解釋階級制度的存在,
或是圍魏救趙,
指稱有沒有老二都是畜生,
畜生至少該有一樣的死豬價,

“工作”在這島嶼上,
遠遠比不上,
只要還能呼吸,就可以”被贈與”,
所以所得稅高於贈與稅,
也是合情合理。

 

 

 

 

 

 

你所捍衛的自然與正義


你所追求自然與正義,
其實並不自然,
你的阿公搖搖頭說未曾聽聞,
你的阿嬤力求謹慎,甚至再問了他的阿公阿嬤,
列祖列宗全數否認。

列祖列宗所不曾經歷,
你卻能指證歷歷。

你所指證歷歷的場景,
我想那不應該稱之為”召換”,
個人所能召換的一切,
必然受限於生活世界的框架。

我想幫妳的自然取名字,
“癌細胞”是比較合適的,
那是個創新的島嶼上,
細胞分裂也受到了感召,
開始創新,
日起有功,於是創業成功。

32066083270_25798ab80a_k.jpg

 

「科學」現代的圖騰


「健保如果完全免費,大家就會無限制的使用」。

這種有史不曾發生,沒有任何生物有過的經歷,在某些人的反復陳述之後,宛如是某個時空背景下的集體記憶。

他們都去過民明書房,同時也斬釘截鐵的表示,靠著曾經在民明書房的三天兩夜,理所當然的把整個天龍国塑造成民明書房,在具有這樣的功績之後,這種複製整個城市再貼上的技術,當然可以出口,賣給全世界。


為什麼鼓吹青年創業成為了顯學 ??


An oft ignored part of Marx’s theory is that transfer payments will not work to stop the concentration of wealtth

MikeNM

 

偉大的是來自於”鼓吹”,並非”鼓吹青年創業”,成就也是。

資料來源 :

“Prioritizing Economics is Crippling the U.S. Economy” — @jamesallworth https://medium.com/@jamesallworth/the-slow-decay-of-americas-entrepreneurial-society-f9aeb6145891

物質匱乏與主體異常


2017年的生活在這個地球上的眾生,
應該多少都能感受到很明顯地有別於父母個年代,
曾經某些年代的書本都是”作者”所寫,
現代,
少數還會買書的人其中,
有群人是奉作者之名而購買,
另外一群人則是奉暢銷排行膀之名而買,
也整因為如此,
這個島嶼上充滿著名為”被討厭的勇氣”。
這勇氣被定義成”兒童不宜”,
年長的買書人,
卻貪婪的大口大口地吸取這種不名氣體。

現在終於改了另一種

在小兒的宇宙之中,
在島嶼憲法的第七條,
那麼多個平等之中,
就是不見老幼,
這不是缺漏,
這是歧視,
這是詛咒,
這是家庭暴力的原始型態,

特別是面對合法的暴力,
在強權之前,
瘦弱者唯一的權利,
就是閉嘴。

我沒有自閉,只是沒東西吃
身為公民,不能服從,
我是被包在蟾繭之中,
無比神聖,只是不想說話,

螢幕擷取畫面_041917_110054_AM.jpg

鬼島與軌道


全台5萬人未使用過健保卡 男是女2.5倍

這個數據是性別平等的實踐?
還是法律形塑而成的「法自然」。

如果韓國在性別差異領先全世界,
那麽本島的差異至少不為二流。

另外,
沒有行動絕對不能被侈譯成「不愛」,
前面女孩的裙子很短,
眼神沒有緊盯著不放,
並不代表男孩不愛,
或許是「棉花糖」的神話,
讓他相信,
現在別過眼睛,
某天才能坐享齊人之福。

疾病源自於沒有實現的願望,
今天強忍著不發,
從來沒有保證明天必然可以有三發,
好色或不射的力量反噬,
顏回命短,非因逞兇鬥狠。

當不成男人也沒有辦法做女人,
為逃避被解放出來的權力,

他開始流連在二二八公園,
使用者付費消失了,
關於資源節制的麻雀也不叫了。

肩膀後面的書本


唸書唸到肩膀去了,

作為一種盤旋這個島嶼上的幽靈,
經由名叫「家庭」的場域,

頂著島上,
唯一合法交媾場域之聖名,

規訓著肩附「原罪」的子子孫孫,

讀書不要讀到肩膀背後去了。
言語出於真心不容質疑,

但是無形的真心及有形的血許錢之後,

在「為你好」的助學「獎金」或「貸款」背後,

是什麽樣的鬼魅在指示著。
若是沒有將所有的規訓踐踏且揚棄,

那麽教育長梯之上,

我們始終活在亞里士多德
的影子之下,

一代又一代重複著:
「男女牙齒數目不對等」。



How Google Book Search Got Lost – Backchannel


Google Books was the company’s first moonshot. But 15 years later, the project is stuck in low-Earth orbit.

Source: How Google Book Search Got Lost – Backchannel

很遺憾,
身在地球的第二個矽谷,
我竟然不認識他。

這個人人拼命打字的年代,
卻連一本書都打不出來,

政府鼓吹終身教育,
連機器都躲不過。

階級鬥爭已經擴大戰場,
從個體存在的空間轉入深不可測的意識形態。

曾經的典範已經消失,
那麼接下來要學習的是什麼東西 ?

民主意識形態底下,
表決宰制的島嶼之上,
凡是人多的必定是好的,
搜尋的第一頁忠實地反映出民主的威能,
你說那裏沒路,
人多了自然變成了眼見為憑的康莊大道。

實用主義的精神下,
現在能用的就是好。

人人吃過的塑化劑曾是最好的,
一如當年的希特勒。

不自由毋寧死 ?
A
B
C

沒有本尊,凝像卻無所不在。

 

14780788354_50c3862027_o

The end of the mobile phone


表象背離本質。
呈現表象,只有一個,

我沒有辦法使用我的手機,

即使是插入了 Sim 卡,
退到了邊界,妄想拋棄昂貴無比的人權,寬頻。

作為一個被強制性交的對象,
我手上的Device,作為專案(Prometheus)的產物,
在「小綠人」尋找「超級小綠」的過程中,
被強制插入而失能。

也許你信仰法律,
Device沒有同意,性器已經被進入且包含在其中,
因而失去了Device的某些能力,
如果你信奉醫療為專業,
代工廠的疾病分類是「畫綫偏移」。

老眼昏花的立法者,不一定要處死,
就如同誰也許不再是處女,也不再年輕,
也不一定非要從南方帶來青春的處女。

如今這座島嶼的政策,所有原本就存在的東西,
必然是缺陷或瑕疵的失敗品,被革新。

所有未知的,遠方的,只要是目前本島尚未存在過的東西,
必然是政客的進步,
立法者的正義,
倡議者的轉型。

例如:電動車的電池必然比汔機車排氣管中,排出的物體更加有益

但是所有的學術知識,必然生根於資本。
本人本文,
作為「窮人往往做出愚蠢決定」的典型病例。

意圖使智慧型手機不智慧,
即使點擊的位置,不是很準確,至少還是可以打打電話。

我當然沒有資格評論:「電池vs排氣管」,究竟是哪個好。

但是机車起碼在本島作了數十年的人體試驗,
相較於不机車的地方,
難以證明本島的肺部,
具有意圖創新的不軌

無論寬頻是怎麼樣的巨大豐盛,
首先必須要有Device,

其次,你必須要有能力,
突破社群網站和搜索引擎所製造的另一種防火牆。

水準極佳的答案,
消融在社群不斷被分享的萬萬種商品合唱的正氣歌之中,

這篇文章沒有人點贊,
想當然,
必定是水準低落。

這個網站,我的部落格,
幾乎找不到反向連接,理所當然也是沒價值的文字再組合。

不連網,就不是電話嗎?

對於暴力,本人向來配合,要肛要中出,
不能反抗也沒有能力享受,
效率工具,
使我如容機械般的不斷重複ID/PW,
一樣是機械學習
是做不到的事,就是做不到。

這個裝置失能,
沒有辦法打完冗長的mail,
因為被更新而失能。

世界有多少垃圾廢物人渣下三濫的東西?
是因為生活世界的AB Test,
隨機造成的,

我不知道,
能知道只有大企業製造大風險,
能夠抵抗風險的,唯獨資本。

wp-1491948169175.

居無定所


螢幕擷取畫面_040917_012704_PM.jpg

 

空間鬥爭下的公示送達,

還不夠老的人,請往東西南北向,去哪
都都行,
全世界都不用
簽,送回來,
送回來,走到哪裡都歡迎光臨,
保證讓你賓至如“歸” ,流連忘“返”。

那些鼓吹頻寬是人權之一,
VR的幻像是生活所必需,
鼓吹我們遠走他鄉的同時,
他們為了建設我的故鄉也必須到全世界參訪。

它們滿口普世價值,
宣稱同樣的理念,
卻可一邊升息,一邊降息。

所有的地方都是全民
參與,陰道或是肛門都可以進去,
曾經是那麼理所當然,
近乎廢話的,直到死亡將我們分開,
分開廢話成了神話。

燒香拜拜,
即使貴為九五至尊,
沒有憑個人好惡加以揚棄,
而如今等同於當街便溺,
連道德都不知道該何去何從。

人工智慧或是機械學習 ?


螢幕擷取畫面_040817_060900_PM.jpg

 

如您所見,
文字上方有圖的存在,
如您所知,
我就是作者,
偉大的生產者,
生產者作為米蟲的反義,
“枕戈待旦”並且”聞雞起舞”,
對立於不事生產且好吃懶作的社會問題。
(對不起,又忘了我們沒有社會。)

是前人栽樹後人乘涼,還是机器的好學所致?

不平等的生活世界|犯罪構成要件的平等


with the Rule of Law, must ensure that all citizens have recourse to the material resources

 

~ Property and the rule of law

立法者無異議的通過了:街頭尿尿是犯罪,
於是我必然「沒有教化的可能」。

他人不再是地獄,他們認事用法,這已經無關公民為何可以不服從,
而米帝卻不能,他們依據膀胱大小,一個接一個的槍決。

但是市長大人的生活世界貫穿全島,
天下之大,
卻連老二都沒有藏身之處。

The Rule of Law in the Real World

Last year… today, actually, which I didn’t notice until writing this, I was raped.


很恐怖的陳述,
跟那位同志所描述的 :

“強姦”就是那”迎面而來正中你鼻樑的拳頭”,

顯然出入甚多。
即使拳頭換成蒼蠅,
縱使沒有疼痛,
但是那種不悅甚至在與蒼蠅有任何碰觸之前就已經產生,
怎麼有可能在冗長的精神分析之後,
才驚覺怎麼中秋節,
卻已經又是一個冬天。。

我不願質疑他沒有”說真話”,
這一定是一種破壞式創新,
誘發突變,卻表示人不是他殺的。

沒有那麼容易突變,
至於期待突變之後更強大,
那比貞子爬出來困難太多。
從唐詩宋詞一直到民國的法律,
一脈相承我同意,

但是明明早已正式發行了,
作者卻始終沒有讀過,
不會死的作者,
僵局。

wp-image-1106046128png.png

全有全無律~並不適合用在這裡


機器人在規劃和完成任何 To-Do list 超級快,
我還沒有理解開頭,
機器人就已經做完了全部,
就像 https://www.woorank.com/en/www/xdrink.org。
綱舉目張且簡單明確,
要是你懷疑字正腔圓且徵滿浩然正氣的必定有鬼,
你也可以選擇無靈魂的數字,
https://seomon.com/domain/xdrink.org/performance/。

但是今天這篇文章談論的是我,
只要失去盼望就已是社會死亡,
更明確的說法,
恰恰是這樣的社會使我死亡,
正義的伸張
使我羨慕起我的祖先有過上帝,
我當然相信如果要玩比大小 ?
能夠招喚那種東西進來的,
根本沒有輸的可能。

任何權利能被感知,
不外乎我們看到某些東西從某些人身上被剝離,
然後被另一些人化為己有,
飽暖並不是指麥當勞加上ZARA的倉庫,
而是我的身上有衣服。

wp-1490963182332.

 

 

幸福快樂難以測量和銷售|平等的起源


全島的陽具人都必須在年滿18歲之後,才得合法的過山洞。

全島的陰牙人都必須在年滿16後,方得刷牙或是被刷牙。

上面兩條充滿立法者的疝液和女權團體的正義,
宛如溶入柏油路面的貼齊所有都更地,
所有飛機都讚許他的平坦和容易起降。

但是對全島豬眾可有任何實益?

這法律對誰必然有利?

捉人的,寫狀子的,以及包青天和其補習班老師,
還有一卡車基改失敗的公私合力變種人。

本少爺一年吃的激素,比我列祖列宗的一生加總還多。

本少俠對運動物體的了解超過牛頓,
對醫学的認知強過波克拉提斯,天文學也勝過哥白尼。

甚至對矽谷之瞭解,也遠遠超過,當初臺灣矽谷的起草人,
我知識(實用主義)和體能均在人類史上的最頂峰,
竟然反而沒有辦法跟我老子同時成年。

具有特定立場的新聞


特定立場表示了「非客觀」,雖然似乎沒有見過他的定義的,甚至可以懷疑「客觀」和「正義」一樣,是一種不請自來的加密儀式。

外面看來正正方方。

當然,金玉其外不代表敗絮其中,有可能是敗絮內外。

宗教自由的話,怎麽可能跟人權衝突呢?可以改宗,可以無視,反正男人的訴訟權能連尿尿都「無權利故無救濟」,又何必自取其辱。

「人權」不及大便,餓死凍死都無損人權。

或許可以將「人權」理解成真空的仿製品,或是「民明書坊的出版品」。

甚至于「頻寬」都成了「正義和人權的一環」,現在的Pornhub是塞住了嗎?

神聖的童男童女,一過18,他們就力量大到可以對抗正義,維持「性自主」?

成年方得插入的設置,恰恰作為一種引誘,宛如那些限量商品,
不用廣告的飢餓行銷,禁忌只召喚迫不及待,
威爾鋼對立於性的自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