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座位的貨幣哲學


在捷運上,
滿臉風霜的婆婆,
這樣的回應著沒有人讓座給他的提問。「因為我們只有付一半的價格,
全票就是坐票,
半票當然就是站票,
這樣的思維,
在這島嶼的任何地方,
都可以理直氣壯的陳述,
我付錢買了座位,
完全沒有邏輯上的瑕疵。 」所有的辯解都為之語塞,
我沒有行動只因為我是站立著,
我買了全票,
支付了票價所有可能性的最高點,
已經孤獨的站在這裡一段時間,
本來生物學上作為尊嚴底線的個體距離,
也因為婆婆的出現而棄守。最不利者先得,
鼎鼎有名的「正義論」,
不正是用來麻痺現實生活中,
無處消解的種種痛苦一種方式。正義之所以惡毒的地方不在於傷害,
而是,
他讓受壓迫者有了可能得救的幻覺。

誤解,分化和收編


風力發電聽起來很不錯,
風總是讓我聯想起夏夜晚風,
難以忍受的悶熱,
暫時有了緩解。

如果沒有風,
曾經深愛過的女孩,
要怎麼長髮飄飄,
沒有了那回不來的長髮飄飄,
青春年少就真的是全然的空白。

離岸風力發電,
遙遠的以前是政見,
是願景,
是正義,
他直挺挺的站在下流汚穢邪惡的對立面。

今天亞洲第一座離岸風力發電廠動工,
我不想去了解離岸如何的被定義,
我只想到卻生生的白老鼠,
還有某個菜鳥怯生生拿著手術刀,
沒有辦法分得清楚,
誰發抖的比較嚴重,
或者是到底該同情哪一邊。

我只知道現金就是血液,
當我在蚊子的騷擾中,
勉強的看完報紙這幾個標題以前,
多少現金以已經回歸馬太,
而那些錢足以拯救多少同胞的命。

下面緊接著的的是,
新疆人跟漢族同婚,
考試可以加分。

考試是一種自相殘殺,
當然 從不能性交到可以性交,
就跟新兵過了多少天之後,
終於可以去福利社買東西一樣,
一種根本不是福利的福利,
那不是天賦人權,
那是一種被掠奪侵害之後,
不知道多少年後,
跟你說,
還好因為我們有民主,
我才能從萬惡的反對黨,
那邊奪回的這一點空氣。

來點贊助吧,
不然你就要斷氣了。

作為一種期待放學的存在


不知道什麼時候開始,
日復一日的平常生活,
已經成為一種進退維谷的囚犯困局,
而且囚犯的困境可以預見遊戲只是暫時,
贏了,當然值得慶幸,
輸了,最大的損失也心知肚明,
身為一個囚犯的現狀,
在被理性所主宰的意識中,
他清楚的知道,
監獄生活不可能在 一朝一夕之間改變。

但是在可預期的某一天,
這種異常的生活必然會結束。
就如同再怎樣無奈的上課,
可預期的下課鐘聲就快響起,
神聖的鈴聲會解放在教室的所有生命,
不會區分講台上下。

但是永遠溫和的通貨膨帳,
以及越來越多的收租名目,
生活就像沒有盡頭的旋轉木馬,
下一圈的收費永遠比這一圈貴,
而知道你口袋的錢已經不多了,
遠遠早於在上帝和你約定的那天之前,
你就必須離開你的日常生活,
很難看的被趕下來或者是不名譽的自己離開。

開始每天起床開始變得免為其難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