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I自我研究的大學


「研究型大學」這個名稱蠻氣派的,就如同「魔界學園」一樣,語言的往往侷限並且型塑了我們對於生活世界的理解。

在本島的未成年聖童,對於整個生活世界的了解,幾乎是等同於「康德的先驗」,如果依據沙特在「存在與虛無」的主張來檢視的話,實在難以將其判定為「存在」,因為『兒童及少年福利與權益保障法』已使其不可能存在。

不曾經歷卻又能理解的,只能說是「先驗」,在「先驗」的土地上研究,代表作就是「邁向奴役之路」。

不存在任何超越的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