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 Giver 的信


 

如果說年長的已婚的女性。
會覺得有什麼不利益加諸在它們身上,
與其歸咎男性,
我總覺得歸因於少女時代比較合理。

承受了 GIVER 過多的幫助,
不得不滿溢,
主觀的陳述疼痛,
遠遠不如一刀兩斷的死亡,
誰的不利益?

” 能做這樣的解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