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w economics became a religion | John Rapley | News | The Guardian


The long read
How economics became a religion
Its moral code promises salvation, its high priests uphold their orthodoxy. But perhaps too many of its doctrines are taken on faith. By John Rapley

via How economics became a religion | John Rapley | News | The Guardian

Advertisements

主體的悲劇


男孩女孩長大之後,
選擇了踏入不踏入江湖,

時間向來不在乎,
他總是在一旁,
冷眼看著,
原本硬挺而貼齊肚皮的陰莖,
逐漸的平行於萬物生長的土地,
不管是謬毒還是柳下惠,
衹要活的夠久,
陰莖總會指向地心。

但是,
時間的無情無義,
不應該將其理解成平等,
或是神愛世人的一視同仁。

更不應該將每人每天都只有24小時,
經由再三朗誦之後,
成為貧困起因於怠惰的佐證。

二十四小時的一天,
一視同仁的博愛,
為什麼你總是無功而返 ?

連上帝的恩典,
都能夠棄之如敝屐的窮人,
用光這世界上資源,
沒有辦法教化的人就是沒有辦法。

時間的被制造,
絕對不該將其視為,
有如最後審判般的一致性。

並且恰恰相反,
當人們開始相信,
時鐘的準確性和可重複性,
從那一秒鐘開始,
人類跟上帝開始分道揚鑣。

 

螢幕擷取畫面_071317_085619_AM

斷糧的神佛們


減香減爐的政治經濟學:

  1. 缺點:拜拜失靈
  2. 優點:外國人更願意進廟

若是他媽的心誠則霊,那麽教堂和總統府也就無異於其他空無一人的建築物。

國旗,祖墳和遺骨,又如何有可能被侮辱,損壞,遺棄。

本來以為「儀式」總會成為生活世界中,所有景觀的終點。

如同就職宣誓和告別式,已經跟誓詞沒有關聯。

於是LED代替光明燈,Facebook的分享代替了便當,建立個Page取代入土為安,
Like取代香火,反而更加昌盛。

早晚要死的人,自然也是相同的對待。
%e8%9e%a2%e5%b9%95%e6%93%b7%e5%8f%96%e7%95%ab%e9%9d%a2_021517_011243_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