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讓與承受


所有我自以為大方退讓的苦果,
最終承擔的人並不是我,
反而卻是最珍視的人要替我的愚蠢買單。

時間到如今我已經知道我什麼都給不起,
但是我起碼知道,
不傷害他是底限,
我必須盡所有我所能做到的,
來消滅對於他的危害。

我並不太在意我自己,
不怎麼在意面子,
也早就對裡子絕望。

但是我對於所有物輕蔑到一種程度時,
對與那些以擴張和成長為職志者,
就已經真的傷害了最後形影相悼的空間,
我不怎麼在意是否存在,
但是我的不存在絕對會造成他的傷害,
不管是誰的意圖,
即使必須對抗全世界,
我都應該站在那個意圖的反面。

即使能力和影響都微不足道,
每一天都是他的贈與,
並不屬於我,
我又怎能自以為清高,
把生活的苦難轉嫁給他。

對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