語言的表層和裡番


今天,我打開了過了保固的手機,
打開了曾經用過上百次的APP,
進行「環保戰士」和「吃電怪獸」所提倡的Paperless無紙化

手機受制於電池,電動車製造電池,
專業化(客製化、最適化)已經完美的支離了人與人的牽連,
一邊喊著節約抗拒氣候變遷,
一方面手機綁死在電池,
第三個頭跑了出來,要挽救紙本書,所以增列預算……..

 

我想到了亞洲矽谷和物聯網,
我這個偽主體被充滿「開放」「自由」且具有「可近性」的媒體打包封箱。

明天的午餐和太多的內容與密技使得原本痴呆的我,更難記得那些非自願更新的密碼。

放盜的冰箱被加密且重置不能,怎麽辦呢?

在飲水機是一種人權,
物競天擇,適者生存,
密碼是資本家招喚來的嶄新而進步的環境,
保障財產………。

Advertisements

物聯人分離


一朝馬死黃金盡,

親者如同陌路人。

一直很喜歡這個句子,傳說中那本書是在明朝寫的,明朝。

  1. 時間維度來觀察,大約是在西元(1368~1644)。
  2. 空間維度,大約本島左岸,再經過了一片海洋,面積奇大,可以一起走到會下雪的地方。

正如你所知道的,你懂得,平面空間的大小總是隨著歷年的征戰有時好大有時候小,在本文下面,讀者對於空間大小十分有愛?但是那不是你眼前這篇文章的主旨所在,就算直接連到的文章,僅僅是方便你想想朝代順序和對應西元,其他文字,就祇有深深的覺醒公民具有資格解釋,而我當然沒有資格。

本島向來不認識亞里士多德,他寫過什麼書?裡面有什麼邏輯?提到上面這些事情?以上敘述都是政冶不正確的。

本島統治階級中的子不語,原因為:「幹,關我屁事。」。

如果,現在在看這篇文章的朱軍,如果恰恰好,你是立志想要做大官的,記得,當然要向上呈報任何雜七雜八,狗屁倒灶,鳥生魚湯之無生產性之言語。

如果文藝,真的讀者存在,看到這邊的時候,一定會忍不住脫口而出:幹,他奶奶的王八蛋,想陰我,然後順手翻到前面去,想要找出作者的名字,你找不到你想要的東西的,不相信那你就翻吧!

不管有沒有讀者,作品完成的時候,也就是作者往生的時候,這是某個暢銷且長銷的作者的魔法詛咒,通常那些覺醒朱軍稱這種奇特的現象叫做「作者已死」,既然你是閱讀中文版,想必你應該聽過「睡在我上鋪的兄弟」。

越多人搶著發言,自然而然就有越多人的哭聲無人聽見,有人富甲一方,自然而然就有人被壓死在她的富甲一方。

技術成長的方式,往往依隨機事件的發生,然後緊接著以指數型態不斷的自我平方再平方。

為了生存,我們要努力的保持技術中立,並且對政治風向的轉變永遠保持敏感,曾經是人死為大,也曾經相信,只要面對的幸福,戰戰兢兢,如履薄冰,那些美好的影像,即使不中,也不會遠的太遠。

所有的貞潔牌坊早已經被推倒,自由女神已經在他人的眼光之中,被框架當中,被拘禁好幾百年。

曾經分給我煙抽才是兄弟,真實的物質架構出真實的生活,更沒有人呆到去計算,用手指敲打屏幕的次數!

沒有人愚蠢到試圖用誠意正心來填飽肚子,再怎麼沒讀書,至少都還知道,我們都是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