語言的表層和裡番


今天,我打開了過了保固的手機,
打開了曾經用過上百次的APP,
進行「環保戰士」和「吃電怪獸」所提倡的Paperless無紙化

手機受制於電池,電動車製造電池,
專業化(客製化、最適化)已經完美的支離了人與人的牽連,
一邊喊著節約抗拒氣候變遷,
一方面手機綁死在電池,
第三個頭跑了出來,要挽救紙本書,所以增列預算……..

 

我想到了亞洲矽谷和物聯網,
我這個偽主體被充滿「開放」「自由」且具有「可近性」的媒體打包封箱。

明天的午餐和太多的內容與密技使得原本痴呆的我,更難記得那些非自願更新的密碼。

放盜的冰箱被加密且重置不能,怎麽辦呢?

在飲水機是一種人權,
物競天擇,適者生存,
密碼是資本家招喚來的嶄新而進步的環境,
保障財產………。

Advertisements

末端加密的言語


如果你聽得懂敗犬的遠吠,這凹嗚之中,充滿著對於人類言語的鄙視,都內某所內的敗犬只能看電視,電視機先發聲,然後白癡,就會用嘲笑的口吻回應,一針見血毫不留情面子,不管是對語言遊戲有興趣,或者是純粹娛樂,都是佳作。

就像陽春白雪,沒有辦法進入系統的東西就是冗餘的訊息,嗯嗯,沒有伯樂,干里馬最佳的結局,頂多就是假裝下等牛肉來出售,敗犬的遠吠偶爾也會有鄰人回應他「幹恁娘」。

例如,進口狗屎的三大問題。

  1. 不要安全,也要安心。沒有辦法接受的,就算是符合標準,大家也不敢吃。
  2. 島國每年進口六百多億缺乏和協與疝液的食品,但是有什麼回饋嗎?
  3. 和協家園,怎麼能夠進口,有可能不和協的物品。

    人道|對抗自動化和機器人的入侵


    一間公司的風格,從打錯密碼的那個時候就可以説心中有底。

    有的會和緩的表示:「你可以慢慢想想,即使忘記也沒有關係,我們可以把他救回來。」而有些則像麥當當女鬼跳出斗大的字,「你不是,ID * *?註冊新帳號」

    我有時候會想起恐怖主義跟那些突然宣稱「此帳號有風險」,接下來就展示了實力和暴力,不換密碼,此路不通。

    盜賊的跟領主為達成他的意志,作法一模一樣,有的則是在玩A/B test,沒方法反抗的我,原本井然有序的帳號對密碼,被搞了幾次以後,密碼打錯的比例日益升高。

    有時候面對著十成把握的密碼,它就是顯示你輸入錯誤,在旁邊的讀秒的時間一次比一次短。通常到了這個時候,我只好猜測上帝的意思,意志堅決打死不退,另外一種說法就是執迷不誤,放下屠刀立地成佛,這麼好的交易都不要。

    當幾個字,就能夠讓你放棄信仰,改輸入另一組字串,沒有信仰,滿天神佛有沒辦法救你。

    馬丁路德信仰動搖時,他寫了一本他自己的聖經。而潘恩(Thomas Paine),貴為開國元勳,肚子中有墨水,又能用老嫗能解的文詞來書寫,身為百万暢銷作家,喪禮跟那個整天龜在圖書館中寫資本論的那個人有得比。

    還沒有看到完全體的機器人,偉大的李嘉圖傳人,連百分比都提出來了,多半使用「Risk」這個字,無論是歷史悠久的出版商,或是風口四周,那群飛在空中的豬。

    文章的格式幾乎都一樣,機器人都像是壁癌一樣自然長出來啊,比福壽螺還要好好養。

    而原本已佔了某些位置的工作者,看到機器人來的時候,統統領表涕泣,表示生而為人,我很抱歉。

    現在的專案管理,可以把工作異化到太白粉大小。開案,必然有精准的規格,預算,跟結案時間。

    這件事怎麼說都不會是RISK。

    Risk 如果依字典定義,意指有可能發生的傷害或損失,機器人辦公的地方,就是你老闆點名:這個位置需要Risk,在討價還價的過程中,你老闆選了獨臂楊過。

     

    2016-08-10-09.36.27.jpg.jpe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