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end of the mobile phone


表象背離本質。
呈現表象,只有一個,

我沒有辦法使用我的手機,

即使是插入了 Sim 卡,
退到了邊界,妄想拋棄昂貴無比的人權,寬頻。

作為一個被強制性交的對象,
我手上的Device,作為專案(Prometheus)的產物,
在「小綠人」尋找「超級小綠」的過程中,
被強制插入而失能。

也許你信仰法律,
Device沒有同意,性器已經被進入且包含在其中,
因而失去了Device的某些能力,
如果你信奉醫療為專業,
代工廠的疾病分類是「畫綫偏移」。

老眼昏花的立法者,不一定要處死,
就如同誰也許不再是處女,也不再年輕,
也不一定非要從南方帶來青春的處女。

如今這座島嶼的政策,所有原本就存在的東西,
必然是缺陷或瑕疵的失敗品,被革新。

所有未知的,遠方的,只要是目前本島尚未存在過的東西,
必然是政客的進步,
立法者的正義,
倡議者的轉型。

例如:電動車的電池必然比汔機車排氣管中,排出的物體更加有益

但是所有的學術知識,必然生根於資本。
本人本文,
作為「窮人往往做出愚蠢決定」的典型病例。

意圖使智慧型手機不智慧,
即使點擊的位置,不是很準確,至少還是可以打打電話。

我當然沒有資格評論:「電池vs排氣管」,究竟是哪個好。

但是机車起碼在本島作了數十年的人體試驗,
相較於不机車的地方,
難以證明本島的肺部,
具有意圖創新的不軌

無論寬頻是怎麼樣的巨大豐盛,
首先必須要有Device,

其次,你必須要有能力,
突破社群網站和搜索引擎所製造的另一種防火牆。

水準極佳的答案,
消融在社群不斷被分享的萬萬種商品合唱的正氣歌之中,

這篇文章沒有人點贊,
想當然,
必定是水準低落。

這個網站,我的部落格,
幾乎找不到反向連接,理所當然也是沒價值的文字再組合。

不連網,就不是電話嗎?

對於暴力,本人向來配合,要肛要中出,
不能反抗也沒有能力享受,
效率工具,
使我如容機械般的不斷重複ID/PW,
一樣是機械學習
是做不到的事,就是做不到。

這個裝置失能,
沒有辦法打完冗長的mail,
因為被更新而失能。

世界有多少垃圾廢物人渣下三濫的東西?
是因為生活世界的AB Test,
隨機造成的,

我不知道,
能知道只有大企業製造大風險,
能夠抵抗風險的,唯獨資本。

wp-1491948169175.

Advertisements

硬體再起?|F社和A社談起


 

 

這既是我個人身為井底之蛙,只能坐井觀天的小小記錄,不代表它具有任何因果的神聖,但也並不是說有任何錯誤

很少人會反對這個島,由製造硬體走運,這不是什麼經濟奇跡,「只有更強大的情感能戰勝情感」,印象中是Spinoza的看法,在情感遭遇到的痛苦。

任何轉向思考方式轉向、不管向誰訴説和告解,或者你把受傷的心割開丟棄,希望利用官能的滿足,來填補那因陽面的陰凹,在一個這一生沒有來過的地方,陌生的人,不會再見的床上。

也許會暈眩的快感,那只是因為,時差,水土不服加上緊張,所有的傷痛仍在那裡,沒有因理性而轉向,沒有被高潮所淹沒,每次的告解,每次精神分析,每個為求戰勝的謀畫,都變成了對手的養份,你越來越焦躁,迫使自己越來越努力,對手莫名其妙的也就越來越強大,終於你被自己的努力所打倒,一干個信仰和努力,就有遠超過1000個標價,只是,沒有奇跡。

娛樂致死嗎?

「Amusing Ourselves to Death? 」

能夠找到哪裡不好嗎?致死或至死?如果,不打算看內文,能夠凸顯出差別嗎?

一個成功的軟體,幾乎是一本万利。用另外一個方向看,十幾個人的軟體公司,就可以服務超過百萬人,雖然在馬政府的時代調查,65歲以上的老年人最希望的就是工作,能,最近次級天龍人在抗議退休時間,更該領取的年金數額。


  1. 延後退休,
  2. 退休前的薪水逐漸減少,
  3. 退休後的年金也比從前少。


這三項指導原則,就是軍工教自己,最愛寫在課本當作個人,各種智庫的文章當中嗎?

硬體前陣子是一年比一年示微,但是G社手机和F社之switch,真是非常難以理解的行動。

 

wp-1476861716682.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