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duct Manager 和他的APP們


新聞是一種互相反射的鏡象遊戲。

~     Bourdieu Sur la television

我很明顯的呈現了ADHD的所有症狀,
這句話不代表
我個人認為真的有ADHD這一回事,只是ADHD的所有症狀,用來檢測的量表,恰恰好是我行文的風格,於是所有的文不對題都請見諒,相信大家在所有偉大政治家的嘴裡,在小題大做,正反並陳最後終究成無為不知所云的電視新聞裡,相信所有的电視人和脸書都習慣了文不對題,充滿了聳動的用語,張力來自出兩邊人馬所主張的意見中,满滿都是衝突和矛盾,在和諧世界中的不和諧個體,被製造新聞的人去脈絡然後截圖下來,截圖的身影必然是個人或是小團体的異常,然後自動自发的過濾掉新聞同業跟統治階級一切事情,使出渾身解數來吸引猪眾閱讀,但是不管再怎麼認真的觀看阅讀,絕對不會產生任何有效結論和行動指南,會在潛意識裡留下痕跡的,只有被恐嚇到:「陌生人及外在環境是相當的危險」,相對的浮現在意識之中的是種小碓幸,目前的行政體系即使百病叢生,但至少維護了還算勉強可接受的生活世界,隔著康寧玻璃所看到的,正如我們坐著車子在野生動物園裡,旁邊有獅子跟老虎,觀賞後充滿著小小的小確幸,並且下定決心要遵照法秩序的所有規訓,避免受到被丟出康寧玻璃之外的懲罰。

可是講到這裡,因為版面的限制,最重要的是觀眾的耐心,已到達瀕臨崩潰的閥值,越過那條線,跳出這個頁面就是所有讀者必然的選擇,在一次的充滿不耐煩之後,緊接著就會是很長的不反應期,越過臨界的閥值,整個世界就會改變,如果能夠恢復原狀,也要有一段不反應的時間,就如同陰莖射精之後,會有一段時間不能勃起,一旦讀者跳出頁面,再來思考,關於葉子的離開,還是風的追求還是樹的不挽留?都衹是徒勞無功的想人死不能復生一樣,只能節哀順變。

在部落格的世界,基本上跟上面所說的電視新聞,沒有什麼兩樣?

有了觀眾之後,自然就會有各種资助,加上各式各樣的理由跟原因的「拡散RT希望」,有贊助就有拘束,就如同製造新聞的工廠一樣,工人全世界截錄自不同的影像,
那個圖像總是只屬於某個個體,即使個體的腐敗目的是在隱藏整個系統的腐敗,因為盜亦有道,在淫幕上所截錄的圖像,總是無關於新聞同行,互不侵犯協定如同是隱形的憲法。

沒有资助,全世界最有文采最有思想的部落主人,也會跟所有的產品經理一樣,為了買餿水油製作的食物奔忙。

會跟13號天使一樣,在張開大腿與露宿街頭之中做出正確理性的合乎經濟人思維的理性選擇。

於是,所有看得到的,被陳列在店頭櫥窗裡,最容易被看到地方,剛好跟經濟學和行銷學學者所說的市場競爭的結果和差異化之形成恰恰相反,所有有所不同的地方,都是在排版與編輯的差異,

在內容與主題的挑選方面越來越是統一。

當部落格成為吃飯的工具,你不得不去思考觀察,其他部落格書寫了什麼?

獨漏是做新聞的大忌,當一周刊的頭版頭條出現了xdrink,24小時馬不停蹄的电視新聞,無論如何總是要硬擠出時間,有禮貌且無關痛癢的提到xdrink,即使整個電視臺沒有人知道這是什麼東西?

這樣做的原因,第一點,是避免金主跟觀眾的質疑。第二點,發出共鳴是個禮貌,有回應的新聞更加強了這則新聞對於觀眾的重要性,以全世界的產品經理作為銷售對象的兩個app,@xdrink和@drinkx
當有人整理出@xdrink比較好的讯息,難免會有反對者整理出所有關於@xdrink的弱點,經過幾次辯論的攻防筆戰之後,所有的部落格就有了共同的主题,被景觀化所有個體生活世界當中所有分離的個體,因為閱讀這些部落和相關的新聞報導,也可以借由討論@xdrink的優點與缺點,暫時覆蓋了所有個別個体早已經完美分離的事實,理解其他個体已經不可能,我們完全不在乎明天的天氣怎麼樣,但是我們還是日復一日的看着天氣預報,天氣預報的功能不在於天氣,而在於所有被分離的個體,總要找個無關痛癢的話題來作為連接,當然所有八卦跟品牌的論戰也是一樣道理。

關於產品經理應該使用哪個app?當論戰盛大的在各個部落格以及論壇中展開,即使@xdrink這個app的小缺陷被無限的放大,還有一些編造的谎話跟指控,論戰發生的次數的次數跟業績共同成長。

賺了錢,流覽一下対@xdrink特別友善的blog,
就跟員工分紅一樣的理所當然就跟付錢給廣告公司作為宣傳一樣自然,就跟,業務人員的有銷售,有抽成是一樣的道理。

那關於產品經理應該使用哪些app?這裡請到了資深的產品經理來為你說明。

View at Medium.com

當然只有單一專家的說明是不夠的,真理來自於數量的累積,就如同總統來自於選票的累積一樣。

我們請到了APP的專家,Product Hunt來替大家說明,

View at Medium.com

身為商品就有合唱的意務,
要查詢@xdrink等相關討論我們通常請教谷歌。

image

從谷歌的結果,我們知道,媒體媒體的反射跟回音震盪,在這個無比競爭的市場,面對著新自由主義的自動自发的內在監視,所有的結果幾乎一模一樣。

單一商品發聲是「發神經」,下場就是違反法秩序的快速死刑跟長期監禁,但是眾多競爭性商品的發音,我們通常稱呼他叫「投票」,整個過程我們稱它為「選舉」,當消費者有了投票的權利,同時也有了力量跟發聲管道,也就是非選舉期間請閉嘴。

生活在這個島上,不管階級是用人的资方或是做牛做馬委屈求錢的勞方,產品經理的 R&R 如下!result-2016-05-19-20-05-31.png

 

用 trello 當作主題論壇


在沒有很久的從前,
協作(collaboration)是絕大多數自稱自己是效率工具的app,
非常强調的功能,
可能是因為通訊軟體和社群網站大行其道的關係?

例如:
寫筆記的 evernote,
也突然多了 work chat
價格表也多了一欄要價不菲的企業版

但是莎士比亞的妹妹,
如果也有自己的房間,
唸英國文學的就可能又多了好幾門課,
因為目前新聞的內容,
無異於街坊鄰居三姑六婆的耳語流言,
加上播出時間長度限制、有許多觀眾有好幾天沒看新聞,
為了昨天沒有看電視的人考量,
所有的新聞不用先閱讀前情提要也不需要先備知識,
就要讓你可以看得懂,
面對市場,
收視率的高低,
整個新聞工作團隊就是薪水的高低,
有沒有飯可以吃,
總是比觀眾看到了什麼來得更加重要,
於是所有的行為都向市場靠攏,
而且必須要長得很像,
方便不小心按錯台的电視人,
也能夠無縫的銜接看著電視吃便當,而不會覺得突兀奇怪而食不下咽。

所使用的文字跟詞語必須力求簡單明瞭又聳動,
只要夠抓住你的眼球,
讓你暫時忘記了遙控器的存在,
遙控器在手上總是讓我們產生了自己是這塊領土上的主人,
我們生活在自由世界的種種幻覺。

當我們習慣了電視新聞,
於是我們的說話的用語,
思考的邏輯,
對待事情的態度,
全部都變成了近次於電視的存在,
也就是說我們小時候被稱作「电視兒童」,現在長大了,我們已經變成了堂堂正正的「电視人」。

在法秩序的統治下,
為了得知朝令夕改的法條修正,
電視新聞從此有了神聖的名義。

在進步的科技島上,
「電視人」變成了「臉書人」,
作為一個「臉書人」,
最習慣的媒介是卡片
也就是說不是卡片型的東西,
「臉書人」視神經很有可能因為陌生加上不習慣,
自動自發的把它過濾掉,
你的大腦不習慣長得不像卡片的媒体所傳達的消息,
於是視若無睹一點也不奇怪。

為了隱私的考慮,
為了权限的容易設定,
並且同時具備可以假裝在工作的神聖名義,

Trello 的每張卡片,
或者長得很長很長的卡片(aka:列表),
甚至是整個看版,
非常適合「臉書人」用來當作
論壇,
右上角的鈴鐺就是老闆鍵,
詳細的操作步驟,
member + subscribe。
同時可配合@和#的使用。

 

螢幕擷取畫面_051416_045236_PM

 

想一想其實就跟wordpress的reader右上角的提醒,幾乎一模一樣。

螢幕擷取畫面_051416_050529_PM

可能有人會看到這裡,順便提醒一下,應該已經申請了(.blog)
的這個頂級網域的網址了吧。

im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