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ory of the Dérive


[fake]

http://optout.networkadvertising.org

  1. https://www.fakenamegenerator.com
  2. https://www.receive-sms-online.info
  3. https://www.search.ask.com

chrome://

https://contributor.google.com/v/beta

權力和義務是同一個東西的正面和反面,
幾乎在任何權力的背後,幾乎都可以在找到一種相對的義務作為支撐,
權力的來源絕不是如同狗屎般的法神學論述那屁話,
“法律只保障懂法律的人”。

無論你懂或不懂,
總有某些莫名奇妙的義務會如同影子一樣跟隨著你,
直到死亡的那一天,
例如:豬眾近來喜歡討論的呼吸新鮮空氣的權利,
尋著權力的系譜往上看,
還有不久之前的相同性別的性交,
更古老的還有吃飯和睡覺。

吃飯可以說是最為基本的權利,
也是身而為人不得不履行的義務。

性自主或是同工同酬這種不易量化的意識型態,
從小就必須去背誦,
脫離考試教條之後,
只要你還能跟人接觸,
就不可能不聽到,
哪裡有個禽獸侵害了這種權力,
然後你眼前就有投幣箱或投票箱,
還有各種價格從低到高的商品依序陳列。

請付錢。

神聖的財產或貞操固然不容侵害,
但是如同廁所的門、大樓門口的活死人,
甚至到國家的飛彈,
還有無孔不入,
還不夠老的蓋世太保總試著驅離那些太老的或是未來的蓋世太保,
因為那些近乎凋謝或者含苞待放的花朵,
試圖測量那些不可測量的權利。

隱私,
本質上跟垃圾分類以及驅離低端人口離開城市,
以及任何表示某某人不勝任,
所以不得不含淚資遣,
祝福對方的和平離婚,
或是文明的一槍斃掉那些不可教化的社會建構,

並沒有兩樣。

隱私權。
2017-12-26_00-34-46.jpg物,